【2019事實查核工作坊/台中場】報導三: 媒體查證失能 公民事實查核成外掛

【2019事實查核工作坊/台中場】報導三: 媒體查證失能 公民事實查核成外掛

特約記者/邱珮文

「2019假新聞與事實查核工作坊」5月25日在台中登場,主辦單位優質新聞發展協會與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邀請專欄作家黃哲斌,以國內外豐富的案例,介紹網路訊息的查核方法與技巧。黃哲斌指出,事實查核本應該是新聞媒體的「內建功能」,如今卻變成「外掛程式」,必須要靠第三方機構、公民社會來執行。他鼓勵現場學員,事實查核一點都不難,一般民眾也能從「來源、時間、地點」三個角度出發,推敲線索判斷真偽,成為查核專家。


基於社會情境的假新聞

黃哲斌說,他開始意識到假新聞議題,是因為2016年9月在社群網路擴散的一則新聞,稱美國大選關鍵州的俄亥俄州,有民眾意外在倉庫中發現幾萬張已蓋章支持希拉蕊的選票,準備在選舉當天做票。這個消息引起群情激憤,最後卻發現它是一則假新聞,出自一名失業年輕人哈里斯(Cameron Harris)之手。哈里斯以5元美金租了一個網域、每天在家用編劇精神寫新聞,寫出教宗支持川普、希拉蕊有戀童癖等故事,並操作多個臉書專頁快速散播出去。哈里斯的動機並非政治原因,而是經濟因素,他透露,自己每天花半小時工作,靠流量賺取廣告收入,連他自己也很吃驚這些假新聞有這麼多人買單。

黃哲斌認為,假新聞能被大量傳播,某種程度上是呼應群眾心理,利用讓川普支持者生氣的消息,帶來一群人免費幫忙病毒行銷。他進一步指出,這個模式發展的極致案例,就是美國被各大網路平台封殺的艾力克斯·瓊斯(Alex Jones),身為極右派的陰謀論者,瓊斯曾在網路節目中聲稱珊迪胡克小學槍擊案是假的,真相是民主黨為了通過槍枝管制法案,找臨演假扮受傷孩童,捏造出整起事件。

如此荒誕的說法竟然獲得許多人相信,對此,黃哲斌解釋,因為槍枝議題在美國有高度爭議性,「一個沒有社會基礎的假新聞是不會被傳播的。」他指出,假新聞,抑或稱假資訊,不再透過單一管道傳播,而是包含了網路素人、主流媒體、專業網軍介入的複雜傳播系統,並且與當地社會和政治狀態緊密連結;因此,面對假資訊威脅,並沒有單一的解決方式,而必須針對消息來源與社會情境做細膩的分析。


古老人性配上新武器

「假新聞最妙的地方在於,它一方面很古老,一方面又很新。」黃哲斌表示,假新聞的傳播動機、路徑、內容、與它想要達到的影響力,其實跟長久以來政治宣傳、政治公關的手法很像;不僅如此,過去也不乏媒體造假、陰謀論,可是在網路時代都被歸在「假新聞」這個大傘底下。他認為,假新聞其實是一種人類古老的根性,但是穿上新的盔甲、配上新的武器,發揮了遠超於過去的殺傷力,所以一下子成為大家不知道怎麼應對的現象。

這項武器與同溫層有關,黃哲斌引用美國大數據研究,發現保守派和自由派媒體各自發展出同溫層,立場相近的媒體互相引述彼此的報導,讀者也就形成各自的同溫層;除了新聞媒體,從twitter上分析,川普支持者與希拉蕊支持者也各自只與符合自己政治立場的帳號互動。至於台灣,他舉例,有韓國瑜的支持者聲明拒絕一切媒體、只看中天電視台,該發言獲得大量轉載;反過來,也有工程師寫了臉書過濾程式,讓用戶能夠在個人塗鴉牆屏蔽任何與韓國於有關的貼文。黃哲斌強調,假資訊之所以殺傷力如此強大,是因為它是植基在我們心裡,科技只是強化的工具。

黃哲斌也引述參與阿拉伯之春的威爾·戈寧(Wael Ghonim)在TED的演說,他透過facebook粉絲專頁發起一場大型遊行,最後導致掌權30年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下台。戈寧提到,「說假話、挑釁或忽略不喜歡的人,這些都是基於人類天性的衝動,但是因為科技,讓這些衝動轉為行動只需要一個按鍵的動作。」戈寧還舉出社群媒體帶來5大挑戰,包括讓社會不知道如何處理謠言、打造個人的回音室、容易變成憤怒的暴民、越來越難改變意見立場以及社群媒體設計導致用戶不易對話而是各說各話。


Storyful:主流媒體的外包查證服務

關於自行查核網路資訊的手法,黃哲斌以社群推播網站「Storyful」的經驗,提供給現場學員參考。Storyful由一名愛爾蘭記者於2010年創立,原本是要發展網路資源授權的商業模式,透過4階段循環模型:「監測、查證、授權、放送」的操作,卻意外成為最早在網路上做事實查核的單位。他介紹,Storyful透過程式監測社群網站上具新聞潛力的熱門訊息,再由編輯人力加以求證,確認原始發布者與內容真實性;一旦確認資源為真,就會聯絡原始作者請求授權,並將這些資源轉賣給合作的媒體客戶刊載或播出,再與作者拆分授權費。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BBC等以嚴謹為名的主流媒體都是它的客戶。

黃哲斌進一步說明Storyful的查核關鍵三元素:首先是「來源」,即發布者帳號真實性、數位足跡、以及用戶身份與事件的關聯性等;其次是「時間」,包括事件發生時間與上傳時間是否衝突、與影像中的陰影角度是否矛盾、當時天氣光線資訊、照片檔案的EXIF數據等等;最後是「地點」,例如將發生地點與google地圖比對、確認街景車牌是否吻合等等。黃哲斌表示,光是人、時、地這三個角度就可以做非常細膩的比對,看到很多的資訊。

Storyful也曾經以2015年復興航空墜毀事件為例,教導民眾如何進行查證。黃哲斌介紹,事件爆發時,網路大量轉載一行車記錄器拍到的飛機墜毀畫面,美國媒體在引用該畫面之前,先委託Storyful尋找原始貼文者,以確認真偽並取得授權。Storyful先是確定照片中的飛機機型、拍攝位置、街景、當天天氣等等線索吻合事實後,再進一步追蹤原始貼文帳號,確認該用戶的資訊與信用沒有問題,最後才聯絡請求授權。


只要有心 人人是查核專家

如果媒體沒有做好查證的第一道防線,這項工作也會落到讀者身上,一旦被發現寫錯,就很難為情了。黃哲斌便以兩個台灣媒體缺乏查證而發生的烏龍事蹟為例,告訴大家查證一點都不困難,「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查核專家。」

首先是2015年,荷蘭研究團隊發現一座佛像內部藏有名為「Liuquan」的僧人木乃伊,這則國外新聞獲得台灣主流媒體跟進報導,各則新聞一致聲稱該木乃伊身份為宋朝高僧「柳泉大師」。然而,一名對佛學有興趣的部落客經搜索卻找不到柳泉高僧的相關事蹟,最後發現「柳泉」之名源自一家中國媒體的翻譯,大部分中文媒體未經查證就採用了;甚至不少媒體互相抄襲,還將外媒報導中的「禪宗」(meditation school)一致翻成「冥想學校」。而該部落客發揮查證精神,親自寫信詢問荷蘭學者,最後確認該僧人真實身份為「六全」。

另外一個案例是,今年三月有報導聲稱「2019全球生育率排名 台灣再吊車尾」,由於生育率在台灣是備受關注的議題,該報導也受到大量轉貼。黃哲斌提醒,只要在轉發前能夠思考一分鐘,就可以意識到不對勁:「2019年的生育率如何在三月就排出名次?」其中,「泛科學」總編輯鄭國威便發現到這個問題,進而發揮好奇精神,尋找起該報導的消息來源,結果發現,這項排名來自一個國外工程師自行架設、類似內容農場的網站,部分引用的資訊與實際數據有很大出入。

黃哲斌批評,過去報社在新聞發布之前一定要經過「校對」這一關,這是一項高度專業的工作,如今許多媒體基於商業考量卻裁撤這項職務,改由編輯兼任。他遺憾地說,事實查核本應該是新聞媒體的「內建功能」,如今卻變成「外掛程式」,改由第三方機構、公民社會來執行。他認為,不論經營有多困難,新聞媒體都不能把確認真假這項責任往外推,如果內建查證機制有困難,也應該抱持開放心態積極向外合作,畢竟連紐時、華郵等都能建立與Storyful合作,台灣媒體如何做不到?「這只是要做或不做的事情。」

黃哲斌最後指出,對抗假新聞議題會是「一個社會進化的過程」,就像是早期電話詐騙難以防堵,如今大家卻知道要打「165」,甚至反過來欺騙、玩弄詐騙電話一樣。他樂觀認為,假新聞議題就像是剛出現的新型病毒,因為社會還未找到疫苗,所以才會發燒、痛苦。只要正視這個社會現象、分析其傳播途徑、尋找有效防疫方式,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要注射疫苗,那麼在大家努力之下,也許三到五年後,假資訊不會像現在這樣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