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Fact研究】謠言查不完 網路攻擊吹又生 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挑戰多

【Full Fact研究】謠言查不完 網路攻擊吹又生 全球事實查核組織挑戰多

記者何蕙安/編譯 

英國事實查核組織《Full Fact》近日發布研究報告,揭露了全球事實查核組織在工作上面臨的諸多議題。有些查核組織被當地政府攻擊,可信數據取得不易;也有團隊面臨基本的網路斷網問題,甚至是騷擾與死亡威脅。「言論審查」的指控更是查核組織揮之不去的挑戰。

在這篇大型報告中,《Full Fact》深度訪談了全球19家事實查核組織,涵蓋全球五大洲,以及不同形式與大小的組織。報告將查核組織面臨的挑戰概分為謠言偵測、研究與調查、出版與傳播,以及與網路公司的合作等四大類。每個類別之下都有繁雜的問題。

《Full Fact》指出,「科技」可能是有效節省查核記者的時間與精力,特別是偵測與比對不實訊息,以及幫助查核報告的傳播廣度,因此經營社群平台與搜尋引擎的科技公司是一大關鍵;但科技也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仍需要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FCN)等各方的助力。


圖1: 事實查核組織面臨的主要挑戰/資料來源:《Full Fact》報告/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製圖

謠言偵訴速度與深度  成查核組織首要挑戰

「偵測謠言」是查核工作的首要步驟,也是最困難的階段。根據《Full Fact》的訪談,事實查核組織搜集謠言的來源包括臉書(Facebook)事實查核平台、讀者提報、CrowdTangle工具、在推特(Twitter)與臉書上手動搜尋、以及在臉書頁面或WhatsApp社團中追蹤特定的人物與主題等。

報告指出,謠言偵測的挑戰在於在速度與深度之間取得平衡,既要盡量辨識出網路上最有害的內容,但又不能被大量不實訊息淹沒。尤其多數事實查核組織規模不大(多數少於十人),如何能透快速過濾掉無關的內容、建立明確的挑選標準,至為關鍵。

查核組織普遍反應,很多不實訊息是從其他語言翻譯而來。27%的受訪者認為一個彙整跨國境與語言的資料庫,如IFCN的新冠事實資料庫,將能即時了解其他區域盛傳的謠言,及時應對與準備;在研究與調查不實訊息時也可以節省時間。

另一大挑戰是多社群平台的監控。除了用戶眾多的臉書與推特,愈來愈多組織加強Instagram監測,但該平台以影像為主,查核者難以搜尋與偵測,發布24小時即消失的限時動態功能也增加追蹤難度;類似問題也發生在影音平台YouTube,目前仍缺乏有效的監控工具,查核者需要耗費大量時間辨識影片裡是否有錯誤內容。

至於封閉性通訊軟體WhatsApp,也成為查核組織的監測黑洞,需仰賴民眾提報,但有時大量的申訴也成為沈重負擔。以西班牙組織《Maldita.es》為例,他們在2019年總統大選期間平均每30秒就收到一個提報,疫情甚至一天收到近2000則申訴;哥倫比亞的《La Silla Vacía》也因為收到太多提報,關閉WhatsApp熱線。

部分政府資料不公開 巴西:不要盲目相信官方數據  

事實查核往往仰賴大量的數據佐證,但並非所有政府都樂於配合提供關鍵數據;或是提供的資訊品質不佳,如過於老舊、不完全、相關性低等。

例如在非洲國家坦尚尼亞(Tanzania),政府公開反對事實查核,強調政府數據是唯一可信來源,並禁止查核組織收集政府數據;在印度,儘管中央政府對數據持開放態度,但各地方政府各自為政、標準不一。

在土耳其、西班牙、哥倫比亞與菲律賓,查核組織則普遍感受到:愈是重大的議題,愈容易遭到政府拖延。對於數據的請求,有政府表示要再作進一步研究;有的政府以需求不夠明確為由拒絕;有的被動不配合,讓查核組織等到天荒地老。

奈及利亞查核組織《Dubawa》舉例,該國最新的人口普查報告是2006年的,「且人們也不相信那份2006年的數據」;巴西《Aos Fatos》則曾發生在查核總統波索納若是否濫權任命高官女兒出任文化部長與領取退休金時,引用了政府不全的退休金領取查詢系統的風波。最終《Aos Fatos》移除整篇查核報告,並向大眾道歉。

「你不能盲目地相信官方的數據資料。」《Aos Fatos》對研究人員說。

借力數位敘事 保持讀者對事實查核的興趣 

為了最大程度地發揮事實查核報告的更正效力,查核組織往往希望能將查核成果廣傳出去。現行採用的方式包括發表於社群平台、與媒體合作發布,以及藉由ClaimReview等技術讓查核報告可以優先呈現在用戶的搜尋結果上等三大策略。 

在《Full Fact》的報告中,可以看出各家組織無不使出渾身解術:有組織在臉書上發布影片、下廣告、開直播節目、與讀者玩問答;有組織嘗試以說故事的形式、以輕鬆語調與觀眾建立關係;有團隊在推特上建立文字串、Moments頁面,甚至是直接與被查核者互動,即時查核辯論與演說;也有組織建立WhatsApp與Telegram清單,發送最新查核資訊。

問題是,面對五花八門與新崛起的社群媒體,在查核組織有限的人力資源下,很難再多方管理或建立新的社群頻道。《Full Fact》也發現,大多數查核組織並未進行讀者研究,對於讀者的了解僅限於Google與臉書的分析,與讀者的訊息與評論,對於如何透過查核報告的呈現與傳播方式吸引不同族群與建立可信度,並不明朗。

為了觸及更多新觀眾,包括《Maldita.es》、非洲跨國組織《PesaCheck》與美國《PolitiFact》等許多組織也與傳統媒體合作,但如何讓媒體在選舉週期外仍保持對事實查核的興趣,也是一大難題。 



圖2:《Maldita.es》發布WhatsApp聊天機器人,用戶可以將可疑謠言發送給《Maldita.es》,聊天機器人收到後會比對資料庫,將已查證過的事實查核報告發送給用戶,節省查核記者的時間;另一方面,《Maldita.es》也可以蒐集在WhatsApp上流傳的不實訊息/擷自《Maldita.es》臉書

不畏政府網路審查 伊朗查核組織「跨牆」發布報告

值得一提的是,在少部分國家,查核組織在查核報告的傳播上面臨更基礎、也更嚴峻的挑戰。包括網路基礎建設不佳,或是政府將網路管制作為治理手段,進行網路審查與斷網。《Full Fact》列舉了伊朗與印尼兩個案例。

在伊朗,查核組織《Factnameh》的網站是被封鎖的,當地民眾必須透過VPN(虛擬私人網路)才能瀏覽其網站。《Factnameh》曾嘗試透過被戲稱為「伊朗網路」的通訊軟體Telegram發送查核,但該平台目前也被封鎖。極有韌性的《Factnameh》甚至在2019年11月伊朗封網時,透過衛星將查核報告傳給伊朗的少部分人群。

儘管阻礙重重,《Factnameh》還是持續將查核報告發布在網站與其他社群平台,並與英國BBC與德國之聲等外國媒體合作。

多查核組織記者受網路霸凌、死亡威脅 

多家事實查核組織也反映了嚴重的網路騷擾問題與社會敵意。包括希臘《Ellinika Hoaxes》、南非《Africa Check》、菲律賓《Rappler》、巴西《Aos Fatos》與《Agencia Lupa》、英國《Full Fact》、土耳其《Teyit》等,都面臨不同程度的騷擾,從威脅公開記者個資、法律訴訟,到死亡威脅。 

「不管政治光譜左邊或是右邊的人都一樣,當他們不喜歡我們查核的議題時,他們就批評我們。」《Aos Fatos》在報告中指出。

知名調查組織《Rappler》2016年報導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總統濫用臉書演算法贏得總統大選,《Rappler》的CEO雷莎(Maria Ressa)與員工旋即被鎖定攻擊。雷莎曾經一小時內收到90則仇恨簡訊,菲國政府從2018年起共計對《Rappler》的團隊發起了11項法律訴訟

南非的《Africa Check》則是在查核Instagram時,經歷了意想不到的用戶反撲。今年9月在查核Instagram上一則已在臉書上出現過的「政府在輪胎氣門嘴(充氣管)植入晶片」的謠言時,《Africa Check》遭遇了上千名用戶的私訊、留言與迷因圖攻擊;有人狂貼文字標籤#snipthchip(剪掉晶片)在《Africa Check》每一則貼文上。


圖3:南非查核組織《Africa Check》今年查核了一則在臉書上流傳、關於「政府在輪胎氣門嘴(充氣管)植入晶片,民眾應該要把氣門嘴剪掉」的謠言。該謠言後來轉到了Instagram,《Africa Check》發現後提報,卻遭到Instagram用戶猛烈的網路攻擊/擷自《Africa Check》

「我們關掉評論功能,低調了一陣子,希望這些網軍可以離開。」《Africa Check》表示,「Instagram的讀者作風跟其他平台不一樣。我們收到很多種族歧視的評論,人們嘲笑我們查核這麼顯而易見的謠言。」 

《Full Fact》也在一次選舉相關的查核後,面臨激進的電話攻勢與威脅,當時Full Fact暫時喊停了臉書廣告,並在每一則貼文下方貼上資金來源、合作夥伴與治理結構的說明,直到行動者失去興趣。

查核組織與臉書合作 建立影響力也遭受攻擊   

事實查核組織與社群平台的合作也成為攻擊焦點。臉書於2016年12月開始第三方查證機制,委請IFCN認證的查核機構協助識別與審查不實報導,對不實內容祭出相關措施,包括附上警告標籤、降低傳播率、發送通知等。目前臉書在全球有80個合作組織,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也是其中之一。

《Full Fact》指出,與網路公司的合作幫助事實查核組織建立影響力,但批評與言論審查的指控也隨之而來,且演變成法律威脅與騷擾,菲律賓《Vera Files》與《Rappler》、希臘《Ellinika Hoaxes》、巴西《Aos Fatos》與《Agencia Lupa》都面臨了砲火攻擊。

《Vera Files》的攻擊來自總統杜特蒂的支持者,後者攻擊事實查核記者帶有偏見的審查當局言論;巴西事實查核者也被指控審查言論,並因此收到死亡威脅。一位記者透露自己收到了「你沒機會看到下個巴西總統了,我們會一個一個的拿下你們」的私訊。

希臘《Ellinika Hoaxes》也在宣布與臉書合作後,受到來自網路、國營媒體與政府官員的攻擊與抹黑,時任政府還威脅要把問題提升至歐盟層級。《Ellinika Hoaxes》當時甚至要求IFCN重新審核他們的成員資格,以此向外界證明他們的可信度。

另外一方面,與臉書的合作也衍伸出財務依賴性的問題,許多查核組織高度仰賴社群平台等合作經費,其中以臉書為主要收入來源,是其經營風險。 

科技雖能助力 記者的細膩查核仍無法被取代 

在上百頁的報告中,《Full Fact》針對各大網路公司、資金贊助者、技術專家、國際事實查核聯盟與事實查核組織,列出了將近90則建議,鼓勵科技公司與事實查核組織建立正式與公開透明的合作機制,協助查核組織監控不實訊息與傳播查核成果,並投入資金支持相關研究。

報告指出,「科技」可以有效加速事實查核組織的工作,包括監控、比對不實訊息、傳播查核報告、管理社群等。但科技並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例如機器無法完全取代人工進行複雜細膩的查核工作,而有些議題涉及政府的透明度與態度等。

《Full Fact》指出,雖然臉書的第三方合作項目仍有許多進步空間,但事實查核組織普遍認為,臉書項目讓事實查核組織更容易偵測到重大不實訊息,吸引到不同的讀者群,也讓更多內容發布者有機會接觸事實查核,讓更多人正視準確資訊的重要性。透過與臉書合作,各組織與該平台的合作關係也顯著改善。

目前除了臉書,其他社群平台並沒有類似的合作機制。《Full Fact》的研究呼籲個平台從臉書的第三方事實查核項目吸取經驗,協同合作並開發技術,來打擊跨平台流傳的不實訊息。


圖4:查核組織希望擁有的查核工具前三名分別為「可以偵測謠言與辨識流傳熱門度的科技」、「可以辨識某謠言是否已在過去或是他處被查核的科技」、「可以追蹤YouTube上熱門主題或謠言的工具」。/擷自《Full Fact》研究報告

 參考資料

Full Fact <The challenges of online fact checking> 2020.12

首頁圖來源:Shutterstock/作者:Shyntartan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