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核線上:中東場】一次對抗19國謠言 《Fatabyyano》怎麼打COVID-19疫情資訊戰?

【查核線上:中東場】一次對抗19國謠言 《Fatabyyano》怎麼打COVID-19疫情資訊戰?

記者/馬麗昕

針對中東和北非等阿拉伯語世界,發布查核報告的查核組織《Fatabyyano》,近日在Global Fact7 年會上,與眾人分享中東世界如何在疫情中,面對氾濫在社群平台的假訊息。《Fatabyyano》說,這些不實訊息宛如照妖鏡,映照出中東世界隱藏已久的社會議題。

《Fatabyyano》總部位於約旦,發布阿拉伯語的查核報告。《Fatabyyano》成員、此次講座主持人莫舍.諾皮爾.歐薩赫(Moath Nabeel Althaher) 說,《Fatabyyano》是小型查核組織,但要面對的是中東世界19個國家的大量傳言,是他們的一大挑戰之一。

同時是醫師與查核記者的歐薩赫表示,「COVID-19疫情會有如此多假訊息,主要原因之一是,對於社群媒體原生世代來說,這是他們,甚至是我們第一個面對的全球流行疫情。」

假訊息趁虛而入

《Fatabyyano》查核記者阿莉亞‧琪汪(Alia Kiwan)表示,此次疫情的不實訊息主要流竄於社群媒體,如Facebook、Twitter。造成不實訊息大量流竄主要原因有:政府的資訊不透明、科學與大眾之間的知識落差,以及中東社會中的「反疫苗運動(Anti-vaxxers movement)」。


圖1:Global Fact7線上會議擷圖

琪汪說,在中東世界,因為政府資訊的不公開,以及對於資訊的反應過慢。政府單位並不能夠即時地提供明確、有用和可信賴的資訊,這也導致了不實訊息快速地在社群媒體轉傳。尤其是在 COVID-19疫情爆發時,當社會對於「新冠病毒」了解是一片空白,不實訊息就填補了這個空白。

琪汪分析,「疫情偏方」大量流傳的另一原因,就是來自社會大眾與科學的知識差距。

琪汪舉例說明.中東社群中有大量傳言指稱,研究證明「羥氯奎寧」能成功治療COVID-19,但事實上撇除原本研究的設計不良,許多國家對於「羥氯奎寧」是否能真的治療COVID-19都還是持保留態度。

《Fatabyyano》查核記者吉哈德·撒得(Jihad Saadeh)說,自己也是醫生,努力在社群媒體提供民眾衛教知識,而實際上,在疫情當中,大部分醫生都投入治療病患,而科學家忙於做研究,並無足夠時間和心力,提供真實知識,因此,留下假訊息的生存空間,讓假訊息趁虛而入。

不精準的科學新聞成假訊息共犯

琪汪表示,在中東社會中,人們並未真正理解「新冠病毒」的科學知識,像是病毒本身特性,病毒如何影響人體免疫系統,像是「為何不同的年齡段有不同的症狀」、「為什麼有些人會變成重症,有些人是無症狀」、「病毒傳播的方式」、「保持社交距離的意義」等。

「民眾對科學防疫觀念薄弱,其實也根源自新聞媒體對於科學報導的不精準。」琪汪說。關於COVID-19,中東有許多翻譯自國外的科學新聞,新聞翻譯並不精準,反而產製容易誤導民眾的標題,成為假訊息的溫床。

撒得舉例,WHO曾在官網發布,新冠病毒會透過氣溶膠傳播(aerosol transmission),並警告醫護人員需要有更完整的防護裝備。當時許多媒體的斗大標題稱:「新冠病毒傳播會透過空氣傳播」,許多假訊息直接引用新聞標題,要大家戴上面具出門,造成社會恐慌。

撒得說,空氣傳播(airborne transmission)跟氣溶膠傳播(aerosol transmission)是有差異的,而且WHO是針對特定醫療場所人員提出警告。但新聞標題並沒有釐清這些差異,成為假訊息生態鏈的其中一環。

在座談中發言的阿布達拉吉斯(Abdulaziz)提出他的觀察。他說,在阿拉伯世界,雖然通用阿拉伯語,但是在整個中東世界中語言繁雜,俗語很多。此外,阿拉伯語富有詩意,在講述事實現象時有其侷限,難以直指核心,也是造成阿拉伯語難以精準翻譯他國語言的原因之一。

「反疫苗運動」助長陰謀論

撒得觀察,在中東社會,造謠者發布爭議的不實內容,目的是為了創造更多的爭論,以創造更多追隨者(followers)和讚數(likes),使他們可以從中獲利。

值得一提的是,中東社會的「反疫苗運動(Anti-vaxxers movement)」也在疫情期間成為不實訊息的一環,散布跟疫情相關的陰謀論謠言。琪汪說,中東的反疫苗運動者採用歐美的反疫苗言論,他們刻意忽略,甚至拒絕科學證據,僅支持對他們有利的「科學結果」,但會乎略科學實驗裡不一致的可能性。例如在歐洲盛行的傳言「5G會傳送新冠病毒」,相信的人就會說出「非洲沒有5G所以疫情不嚴重」等言論。

琪汪表示,查核組織在面對「反疫苗運動」的陰謀論時,最困難之處在於,他們拒絕和外界溝通,禁止支持者使用社群媒體,這使得外界難以與這一群人溝通。

中東查核組織的挑戰:不被信任的消息來源

歐薩赫說,對查核記者來說,最大困難是民眾不相信查核報告的消息來源,例如,查核報告會引用WHO、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或是《Nature》科學雜誌等機構說法,但懷疑論者會認為這些機構也是屬於陰謀論的一環。

阿布達拉吉斯則認為,人民有權利相信或不相信特定人物或機構,查核組織的職能是提供不同的事實,讓民眾自行比較和參考。


🔹主持人:

中東世界(MENA)查核組織《Fatabyyano》查核記者莫舍.諾皮爾.歐薩赫 (Moath Nabeel Althaher

🔹與談人:
中東世界(MENA)查核組織《Fatabyyano》查核記者 吉哈德·撒得(Jihad Saadeh
中東世界(MENA)查核組織《Fatabyyano》 查核記者 阿莉亞‧琪汪(Alia Kiwan
中東世界(MENA)查核組織《Fatabyyano》查核記者 穆斯塔法‧穆罕默德(Mostafa Mahmoud)

🔹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zYlP_Z3ZbE&feature=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