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核線上:亞洲場】事實之外:在亞洲打擊COVI-19不實訊息的眉角

【查核線上:亞洲場】事實之外:在亞洲打擊COVI-19不實訊息的眉角

記者陳慧敏、何蕙安/報導

COVID-19疫情肆虐期間,亞洲查核組織因為各國不同的文化、政治情境與敏感議題,如何兼顧「眉角」、準確打擊不實訊息,成為挑戰。菲律賓《Rappler》擔憂當權者假藉疫情,管制媒體;韓國《JTBC》查核團隊跟媒體圈對話,發起「媒體報導停止污名化同志的行動」;日本FIJ企圖在冷淡的查核風核中讓社會理解事實查核的功能與作用;台灣《麥擱騙》分享處理來自大量從微博流傳到台灣的不實訊息。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香港事實查核 Annie Lab 創辦人鍛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在開場時傳神的描述亞洲的獨特敏感文化:他先是在介紹四位講者來自四個國家,但話鋒一轉:「光是『把台灣當作國家』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透露出的政治立場,就可能讓一家企業在這個區域(亞洲)遭遇生存危機。」


圖1:全球事實查核峰會亞洲場主持人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鍛治本正人(左)、座談人菲律賓查核組織 Rappler 研究、夥伴與策略主管Gemma Mendoza(中上)、日本查核組織FIJ總編輯與副總監立岩陽一郎(中下)、台灣 Mygopen(麥擱騙)專案經理Robin Lee(右上)與南韓JTBC事實查核團隊主管李嘉赫。擷自座談會畫面。

菲律賓:以疫情管制為名的政治肅殺氣氛

菲律賓查核組織《 Rappler》 研究、夥伴與策略主管潔瑪・曼多莎(Gemma Mendoza)表示,菲律賓的疫情仍持續升溫,當地目前有31825名確診個案,研討會前一日單日新增病例更達創紀錄的1150人;由於缺乏檢疫,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該組織目前發布超過百則的相關查核報告,甚至處理過喝精液可以治新冠病毒的不實訊息。

由於疫情與封城,民眾猛烈地批評政府,促使政府更嚴管社群媒體。曼多莎說,菲律賓在三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政府與警方藉此採取激烈措施、逮捕傳喚所謂「散布假訊息者」,但其實絕大多數個案只是發布批評政府意見;與此同時,親政府和政府營運的粉專和社團卻成為假訊息的溫床,其發布的不實訊息,如攻擊持批判立場的媒體的內容,可在數小時內累積50萬點閱率。甚至連警方的網頁也在發布不實資訊。

「我們認為政府現在把『打擊記者』作為首要目標,甚至優先於封城管制等措施。」目前最令曼多莎擔憂的,是菲律賓國會甫通過、正在等待總統簽署生效的《反恐怖主義法案》(Anti-Terrorism Bill),在該法案之下,所有更正政府內容、批評政府的報導,都可能會被視為煽動行為,而被取締,將嚴重打壓媒體和言論自由。

她說,菲律賓的情勢越來越險峻,《Rappler》從2016年起不斷遭遇政治刁難,菲律賓最大媒體集團《ABS-CBN》近期被勒令停業,菲律賓總統府日前甚至公開指控菲律賓三大調查報導機構《Rappler》、《Vera Files》與菲律賓調查記者協會涉及反總統的陰謀行動。

曼多莎說,當記者詢問總統發言人相關指控的依據為何,發言人的回答竟是:「這是總統說的,所以你應該要相信。」

南韓:對仇同的疫情報導

在疫情期間,南韓查核團體面臨如何在查核時兼顧人權的挑戰;而南韓媒體在報導疫情時大肆渲染患者的同志身份,也引發了公民社會的不滿與反思。

南韓 JTBC 뉴스 電視台事實查核團隊主管李嘉赫(Gahyeok Lee)指出,南韓媒體在5月中發布一則充滿歧視性的「獨家報導」,以「同志」和「同志酒吧」兩字貫穿全文,披露梨泰院群聚感染事件之一的病例是去過梨泰院同志酒吧的同志,詳細描述所謂的「同志生活」,引發了社會恐慌以及仇同情緒;後續更有無科學根據與證據的報導,指多名確診案為LGBTQ人群。

他解釋,實際上,根據官方疫情處理準則,政府不會公開任何可以辨識個人訊息的資料,唯有在確定確診病出現的地點、但無法確認所有到訪者的情況下,才會公布地點,鼓勵符合條件的到訪者主動參與病毒測試。

另一起案例則是一則在通訊軟體KakaoTalk上被瘋傳的影片,宣稱一名在疫區大邱的新冠肺炎病患逃出醫院、在路上攔車。JTBC查核團隊查核後,發現該病患是因為精神疾病而被送醫,與新冠病毒無關,但團隊也陷入了「保護病患隱私與發布查核結果」的兩難。最終李嘉赫決定僅在報告簡單揭露「該影片說法是錯誤的」,並未透露該患者的病情細節。

李嘉赫指出,南韓的媒體機構與多數記者皆加入南韓記者協會,該記者協會訂有採訪倫理準則,強調不能暴露個人個資與侵害人權,但相關的歧視性文章仍然層出不窮。由於倫理準則並非法律,目前該組織的做法是透過發表評論與參與公民倡議行動的做法,呼籲南韓媒體謹守報導的分際。

台灣:面對源自微博、有組織策動的不實訊息

麥擱騙( MyGoPen)專案經理Robin Lee介紹,MyGoPen從2015年開始提供一對一的闢謠服務,隨後發開自己的聊天機器人,其程式會將用戶希望查核的文字、影像與其資料庫比對,回覆用戶查核結果。麥擱騙於今年三月獲得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FCN)認證,並在其資料庫加入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的查核報告。

Lee以三個不實訊息的案例,說明台灣在疫情期間,面臨許多組織性策動的不實訊息。包括一月底流傳的「大陸搞個小小肺炎,十幾億人口才死了六個,你們就怕到要瘋了」的說法,二月底則社群媒體出現的許多台灣政府假公文,企圖引發社會恐慌與混亂;另外,還有一則不實訊息是擷取日本朝日電視台新聞影片,利用台灣民眾不懂日文的情況,以誤導性的中文翻譯與錯誤標題,指控病毒是來自美國。Lee表示,以上這些在台灣社群平台大量流傳的不實訊息,查證後最早出現上中國的微博。

「我們發現很多不實訊息的源頭來自『外面』,而不是台灣。」Lee說,「如果只是查核資訊真偽,其實很簡單;但你如果挖的更深入,會發現這些不實訊息可能是有組織的策劃,以不實訊息攻擊台灣社會。」

日本:協助亞洲組織 破解假訊息

主要宗旨為推廣媒體識讀的FIJ(FactCheck Initiative Japan,日文為ファクトチェック・イニシアティブ),從三月起啟動新冠肺炎計畫。FIJ總編輯與副總監立岩陽一郎(Yoi Tateiwa )回憶,FIJ一開始提供相關資訊等給日本主流媒體,但日本媒體興趣缺缺;之後FIJ自立自強,展開查核工作並把結果翻譯為英文,與國際查核社群分享,慢慢地吸引了日本媒體的注意,讓其意識事實查核工作的重要性。

立岩陽一郎說,FIJ進行「亞洲協力計畫」,如印度查核組織Boom請求協助查核一則「日本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本庶佑(Tasuku Honjo)博士指病毒是武漢實驗室製造」的傳言。FIJ成功聯繫上對該傳言完全不知情的本庶佑,後者意識到謠言的嚴重性,其任職的京都大學也發布澄清聲明。

另一個例子是FIJ協助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破解日本防衛大臣河野太郎「感謝台灣贈送50萬口罩」的假推文,該推文在台灣被用來批評台灣政府濫送珍貴物資。當FIJ聯絡河野太郎的辦公室,最大的挑戰是日本官員不了解什麼是「事實查核」。「我們得先解釋何謂事實查核,強調我們只是在查證傳言,不是在指控他們;我們的任務是查核傳言真假,讓公眾了解真實。」立岩陽一郎說。

立岩陽一郎說,FIJ也在疫情期間,拒絕政府資助,而展現獨立精神,查核公眾人物言行。比如,日本防疫科學家尾身茂(Shigeru Omi )提出「聚合酶連鎖反應(PCR)檢測愈多的國家,染疫死亡數愈多」的爭議說法,主流媒體皆有聞必錄,沒有質疑批判;FIJ則檢視包括台灣、南韓等國家數據和證據,來證明該說法有誤。

立岩陽一郎批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疫情期間常有錯誤發言,但日本媒體報導時都全盤接收,沒有確認其真實性。其中一個例子是安倍宣稱沒有任何國家針對因封城而有生計問題的人民提供經濟紓困,FIJ也收集其他國家作法,直接踢爆其說法有誤。

雖然日本的事實查核仍在起步階段,立岩陽一郎卻非常樂觀,他說:「不管是教授發布聲明,官方公開澄清,這都讓日本社會越來越了解什麼事實查核。」

🔹主持人: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香港事實查核專案 Annie Lab 創辦人鍛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
🔹座談專家:
台灣 Mygopen(麥擱騙)專案經理Robin Lee
南韓 JTBC 뉴스 電視台事實查核團隊主管李嘉赫(Gahyeok Lee)
菲律賓查核組織 Rappler 研究、夥伴與策略主管Gemma Mendoza
日本查核組織FIJ( ファクトチェック・イニシアティブ)總編輯與副總監立岩陽一郎(Tateiwa Yoichiro)
🔹座談會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1ZW80w2Re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