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釐清】外電報導「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法擬進行尼古丁實驗」、「尼古丁可能有助降低新冠病毒感染風險」?

【事實釐清】外電報導「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法擬進行尼古丁實驗」、「尼古丁可能有助降低新冠病毒感染風險」?

事實查核報告#1042
外電報導「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法擬進行尼古丁實驗」、「尼古丁可能有助降低新冠病毒感染風險」?
發布日期/2021年6月18日

經查:

【報告將隨時更新 2021/6/18版】

一、媒體與外電報導共涉及兩篇研究,其中一篇研究稱「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專家指出,此研究在研究設計與問題定義等存在諸多問題,且是預印本,尚未經同儕審查,不具臨床應用價值。

二、媒體與外電報導涉及的另一篇研究,為法國科學家提出的「尼古丁假說」。此假說尚未被驗證,且菸草中除了尼古丁還有許多化學物質,就算該假說日後被證實,也無法推論至抽菸與尼古丁具有同樣效果。

三、科學界普遍不支持「抽菸抗新冠肺炎」這樣的說法。專家指出,現有的科學證據均顯示,吸菸新冠病患的重症率與死亡率均會提高。

四、專家指出,飛沫與接觸感染是新冠肺炎的主要途徑,抽菸會摘下口罩並增加手與口鼻接觸,容易散播和吸入飛沫;若抽菸者已染疫,其病毒會隨抽菸或電子煙造成的懸浮微粒而飄散得更遠。

【查核聲明】疫情資訊若有更新,本報告亦會同步更新。

背景

社群平台與通訊群組近期流傳一支新聞影片,搭配文字訊息指出:「抽了30幾年的煙終於聽到有好處了」

此新聞影片發布於2020年4月29日,標題為〈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法擬進行「尼古丁」實驗〉,指稱:

「研究人員分析482例感染新冠病毒的個案,其中大約七成是住院患者,三成是輕症,而在這些確診病患之中,癮君子的比例很低,大約只有百分之五,相比之下,法國總人口吸菸率約為百分之三十五。中國大陸也有類似的發現,一千名感染者中,百分之12.6的人為吸菸者,低於百分之26的整體吸菸率。...研究人員打算進一步的臨床實驗,比如在前線醫護人員或確診患者的身上,使用尼古丁貼片,看看是否能避免它們染病,或是減輕症狀。」

新聞影片同時提及並引用法國神經生物學家/神經科學專家尚居的說明:「事實上(新型)冠狀病毒和尼古丁的受體,有直接或間接的交互作用,尼古丁與其相互競爭...我們非常謹慎,特別是關於吸菸者的研究可能會促使人們重新吸菸,這非常危險,因為我們死於吸菸的人數多過冠狀病毒。


圖1:通訊群組傳言擷圖。


圖2:網傳新聞影片擷圖。

也有傳言引用另一家媒體的外電。這則外電發布於2020年4月24日,標題為〈研究:尼古丁可能有助降低新冠病毒感染風險〉,內容為:「法國研究人員指出,尼古丁可能可以保護人們避免感染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打算進一步執行臨床實驗來研究這種物質是否能用來預防或治療這種致命疾病。

法新社報導,研究人員在巴黎一座頂尖醫院檢視343名2019冠狀病毒疾病患者,以及139名染疫的輕症患者。研究人員發現,相較法國總人口吸菸率約35%,這些患者中吸菸的人數很少。...根據研究共同作者、法國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著名神經生物學家尚居(Jean-Pierre Changeux),這項研究的理論在於,尼古丁能附著在細胞受體上,進而阻擋病毒進入細胞或擴散全身。......

研究人員正在深入研究尼古丁是否有助預防體內發生「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s),也就是身體免疫系統出現快速過度反應,科學家認為這種現象是造成2019冠狀病毒疾病患者死亡的重要因素之一。不過由於還須執行進一步研究,專家不建議民眾學習吸菸,或使用尼古丁貼片作為防疫措施。」


圖3:媒體外電擷圖。

查核

爭議點一、媒體報導與外電引述的實驗與相關研究為何?

(一)查核中心檢視網傳新聞影片,透過以圖反搜,找到網傳新聞影片引用的畫面,為法國科學家努-皮耶.尚居(Jean-Pierre Changeux)的演說影片該演說影片來自2020年3月的一場座談會「人類心靈的改變狀態:對人類遺傳的影響」(Altered States Of The Human Mind: Implications For Anthropogeny),其演講主題為「認知增強(尼古丁、咖啡因、可卡因、安非他命)和全身麻醉」(Cognitive Enhancement (Nicotine, Caffeine, Cocaine, Amphetamine) and General Anesthesia)。

(二)查核中心檢視網傳外電,以關鍵字檢索,找到外電所引述的《法新社》報導,為2020年4月24日發布的〈法國測試尼古丁是否可以預防冠狀病毒〉(France testing whether nicotine could prevent coronavirus)。

查核中心檢視《法新社》報導,與台灣媒體的外電報導相符合。

(三)網傳外電引述的研究報導有兩篇:

針對法國研究人員預計進行的尼古丁實驗,查核中心請新興科技媒體中心(SMC)協助檢索,找到尚居與阿穆拉在2020年6月發表於《生物學報告》(Comptes Rendus Biologies)的研究〈尼古丁對COVID-19具預防與治療意義的假說〉(A nicotinic hypothesis for Covid-19 with preventive and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此篇研究發表前,曾於2020年4月在科學網站《Qeios》刊出此篇研究的預印本

針對媒體報導「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查核中心進一步檢索,找到數據來源,為2020年4月19日首次發表於科學網站《Qeios》的研究〈有症狀的COVID-19患者每日吸菸的比例低〉(Low incidence of daily active tobacco smoking in 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COVID-19 infection),作者為宮良誠(Makoto Miyara)、佛羅倫斯‧蒂巴赫(Florence Tubach)與阿穆拉。

根據《Qeios》的記錄,此研究歷經三次修改,最新版本上傳於2020年5月9日。而在2020年6月12日,此研究再被上傳至《MedRxiv》資料庫,標題改為〈有症狀的 COVID-19 患者每日吸菸率低〉(Low rate of daily smokers in 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COVID-19)。

綜合以上,網傳新聞影片與媒體外電的原始出處,為法國神經生物學家尚居與在2020年3月的演說影片,以及《法新社》在2020年4月24日的報導。報導內容為尚居與另一名科學家阿穆拉預計展開的實驗。

與報導內容有關的研究共有兩篇,一篇是尚居與阿穆拉的研究〈尼古丁對COVID-19具預防與治療意義的假說〉,另一篇則是〈有症狀的COVID-19患者每日吸菸的比例低〉。

爭議點二、報導引述〈有症狀的COVID-19患者每日吸菸的比例低〉稱「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確診病患大約只有百分之五是癮君子」,該研究是否具可信度?專家如何解讀?

(一)查核中心請SMC研究員協助解讀〈有症狀的COVID-19患者每日吸菸的比例低〉。

SMC研究員指出,此研究摘要為橫斷面研究(cross-sectional study),這類研究設計只能推估出可能的關聯,無法證明與結果的因果關係。

SMC研究員解釋此研究內容,2020年2月至4月間,研究人員在法國一家大型大學醫院,對感染COVID-19的3403名住院患者和139名門診患者進行調查,採訪患者吸菸、使用電子煙與尼古丁替代品等情況,並與2018年法國人的吸菸率相比較。結果顯示,住院患者每日吸菸率為4.1%,門診患者每日吸菸率為6.1%,而法國人每日吸菸率為 25.4%,結論為,有症狀的新冠肺炎確診者的每日吸菸率比法國一般人群的吸菸率來得低。

(二)查核中心透過SMC介紹,採訪臺北榮民總醫院家庭醫學部主治醫師賴志冠。賴志冠說,這是法國在疫情初期單一醫院、收案未滿500名的小樣本描述性研究,於2020年6月發布在MedRxiv網站的預印本。

賴志冠指出,MedRxiv說明這些手稿未經同儕評審,仍未被正式期刊接受,不具臨床應用價值,也不建議運用於媒體報導

(三)查核中心透過新興媒體科技中心介紹,採訪陽明交通大學副教授王湘翠。王湘翠說,這篇研究為預印本,未經同儕審查而發表,參考價值不高。雖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為了快速傳達訊息,很多研究會以預印本的方式儘早公開,但這樣的研究沒有被嚴格檢視,可能有不足之處,因此不能全盤採信。

王湘翠協助檢視此研究,她表示,這篇研究的研究設計有諸多問題。首先,研究對「每日吸菸者」的定義為自述「目前」每日吸菸的患者,而不包括偶爾吸菸者與既往吸菸者(former smokers)。以這種定義來看,一位患者即使在確診新冠肺炎前每日吸菸,在確診後才停止吸菸,其也會在此研究中被定義為既往吸菸者,並被排除於「每日吸菸率」的數據之外。

其次,以流行病學的研究來說,這份研究的受試者不到500人,人數非常少,是否能推估總體新冠肺炎病患,令人存疑。

第三,此研究的受試者為新冠肺炎的門診患者與住院患者,而不包括加護病房的患者,但加護病房的新冠肺炎患者是病況最嚴重的人,學界與醫界往往最關心哪些因子會影響新冠肺炎病情的嚴重性,研究沒將加護病房患者列入受測,也是不足之處。

第四,該研究是採用問卷調查的形式,對門診患者與住院患者進行調查,但患者是否會如實回答無從得知。較理想的做法是為受試者抽血,進行血液中生化物質的分析,例如尼古丁在體內的代謝物等,這樣的研究結果才準確。

(四)查核中心檢視刊登這篇研究的網站《Qeios》與《MedRxiv根據《Qeios》網站介紹使用條款,該網站是一個開放式的平台,供作者與讀者交流,但不會審查所上傳的內容,也不為會員上傳的內容負責。

根據《MedRxiv》網站的介紹與說明,該網站是一個免費的服務器,可用以發表醫學與健康科學領域的未發表的手稿(預印本),而預印本是未經同儕審查的初步工作報告,不應作為臨床或健康相關行為的指引,也不應被新聞媒體報導為已確定的資訊。

綜合以上,媒體與外電報導「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確診病患大約只有百分之五為癮君子」,內容來自預印本的研究,專家指出,該研究未被正式期刊接受,因此不具臨床應用價值此外,研究設計、對「每日吸菸者」的定義等存在諸多問題,受測人數也僅500人,不能全盤採信。

爭議點三、媒體報導「法擬進行『尼古丁』實驗」以及法國研究〈尼古丁對COVID-19具預防與治療意義的假說〉,專家如何解讀此研究?

(一)查核中心檢視〈尼古丁對COVID-19具預防與治療意義的假說〉並請SMC研究員協助解讀,這篇研究的預印本在2020年4月發布於《Qeios》,並於2020年6月發表於《生物學報告》。

根據摘要,作者根據當前的科學文獻和新的流行病學數據, 認為吸菸狀況似乎是防止 SARS-CoV-2 感染的保護因素,因此作者提出假設:在新冠肺炎感染的病理生理學中,尼古丁乙醯膽鹼受體(nAChR)扮演了關鍵角色,可能成為預防和控制 Covid-19 感染的標的。

針對媒體報導尚居等人預計進行的實驗,查核中心在美國國家衛生院(NIH)的「臨床實驗資料庫」(ClinicalTrials.gov)找到相關實驗資訊〈尼古丁預防新冠病毒感染的效用〉(Efficacy of Nicotine in Preventing COVID-19 Infection (NICOVID-PREV))。這項利用尼古丁貼片的臨床實驗的贊助單位為公立巴黎醫院,首席研究員為阿穆拉,該研究目前正在招募受試者,預計於2022年6月完成此研究。

(二)王湘翠檢視研究後說明,這項研究主要基於尼古丁的基礎研究所提出的假說,由於過往的基礎實驗顯示,尼古丁可能減少ACE2細胞受器的表現,研究人員據此認為,尼古丁可能影響病毒的感染途徑,因而提出「尼古丁可能治療、預防新冠肺炎」的假說。

但王湘翠也強調,即使細胞受器受到尼古丁影響,也不代表病毒感染途徑會受到影響,目前國際上都沒有直接證據支持尼古丁會影響新冠病毒感染細胞,而尚居等人的實驗也還在進行中,因此目前無法直接定論「尼古丁能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

(三)賴志冠醫師表示,感染新冠病毒後,病毒透過細胞表面的ACE2受器進入細胞後導致病症,而該作者83前述未經同儕審查的研究,以及該研究聳動的「吸菸者新冠病毒感染率較低」之結論,逕行假設「尼古丁會跟病毒競爭ACE2細胞受器」,認為尼古丁可降低新冠肺炎感染。但這個假設不僅作者尚未驗證,也從未被其他研究證實,現有的證據均顯示,抽菸跟電子菸會提高新冠肺炎罹患率,重症與死亡機率也會大幅增加。

綜合以上,媒體與外電提到的實驗,源於法國科學家提出的「尼古丁假說」,該實驗還在進行中,預計於2022年6月才會完成研究。專家指出,「尼古丁假說」並未被證實,因此「尼古丁能預防或治療新冠肺炎」的說法並不正確。

爭議點四、目前科學界對「抽菸抗新冠肺炎」的說法有何看法?

(一)王湘翠表示,目前尚居等人的尼古丁實驗還在進行中,其假說是否成立尚未可知,但就算研究結果支持尼古丁的預防或治療效果,也無法推論至抽菸與尼古丁具有同樣效果。

王湘翠指出,尚居等人的尼古丁實驗,只利用尼古丁這個單一成份,但抽菸對人體的影響是多重的,抽菸帶給人體的物質並不只有尼古丁,還有很多化學物質,這些化學物質都有可能影響人體的細胞受器。因此科學界完全不支持「抽菸抗新冠肺炎」這樣的說法。

(二)賴志冠說明,飛沫與接觸感染是新冠肺炎的主要途徑,抽菸者會摘下口罩,吸菸當下也會增加手與口鼻接觸,更容易散播和吸入飛沫;近期亦證實,氣溶膠是病毒可能的傳染途徑,而吸菸與電子煙都會造成懸浮微粒,染疫抽菸者其病毒會隨懸浮微粒飄散得更遠。

賴志冠指出,現有的科學證據均顯示,吸菸新冠病患的重症率與死亡率均會提高,例如台灣拒菸聯盟就整理了許多國外研究與資訊,包括美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皆明確指出抽菸是新冠肺炎感染、重症與死亡的危險因子。

賴志冠補充,在媒體報導之法國研究手稿之前,也有希臘學者提出類似論調,甚至在沒有相關資料下,便同理可推地假設電子煙也具有保護新冠肺炎的效果。在去年疫情興起之初,此一論點吸足媒體目光,更不斷被菸商散播,但作者未能誠實揭露與菸商間之利益關係,其研究已被恩為國際期刊正式撤刊。

(三)查核中心檢索WHO網站,找到WHO發布於2020年6月30日的科學簡報「吸菸與新冠肺炎」(Smoking and COVID-19)。

這份簡報針對2020年5月間已發表的吸菸與新冠肺炎之研究,在排除未經同儕審查的研究後,共有34篇研究經採納。簡報結論指出,現有證據顯示,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重病程度和死亡,與吸菸有關。不過當時(2020年5月)的文獻中,並沒有證據可以量化吸菸者因新冠肺炎住院或感染的風險。WHO建議,使用菸草與二手煙已是公認相關的公認危害,因此建議吸菸者停止使用菸草,並建議利用免費戒菸專線、手機短訊戒菸計劃、尼古丁替代療法和其他法藥物。

查核中心同時找到WHO網站的「關於菸草使用與COVID-19的問答」。其中指出,雖然尚未有吸菸者與新冠病毒感染風險的研究,但吸菸的的動作涉及手指接觸嘴唇,這增加了病毒傳播的可能性。此外,吸菸會降低肺活量,增加多種呼吸道感染的風險,吸菸也會削弱肺功能,使人體更難抵禦冠狀病毒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現有研究表明,吸菸者出現新冠肺炎重症和死亡的風險更高。

結論

一、媒體與外電報導共涉及兩篇研究,其中一篇研究稱「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專家指出,此研究在研究設計與問題定義等存在諸多問題,且是預印本,尚未經同儕審查,不具臨床應用價值。

二、媒體與外電報導涉及的另一篇研究,為法國科學家提出的「尼古丁假說」。此假說尚未被驗證,且菸草中除了尼古丁還有許多化學物質,就算該假說日後被證實,也無法推論至抽菸與尼古丁具有同樣效果。

三、科學界普遍不支持「抽菸抗新冠肺炎」這樣的說法。現有的科學證據均顯示,吸菸新冠病患的重症率與死亡率均會提高。

四、專家指出,飛沫與接觸感染是新冠肺炎的主要途徑,抽菸會摘下口罩並增加手與口鼻接觸,容易散播和吸入飛沫;若抽菸者已染疫,其病毒會隨抽菸或電子煙造成的懸浮微粒而飄散得更遠。

參考資料

Center for Academic Research and Training in Anthropogeny-JEAN-PIERRE CHANGEUX

〈France testing whether nicotine could prevent coronavirus〉

〈Low incidence of daily active tobacco smoking in 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COVID-19 infection〉-Preprint v1

〈Low rate of daily smokers in patients with symptomatic COVID-19〉

〈A nicotinic hypothesis for Covid-19 with preventive and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

About Qeios

About medRxiv

台灣拒菸聯盟

〈對抗新冠疫情 戒菸保肺最重要〉

〈2021年全球菸害防制主題:承諾戒菸!〉

〈盛傳法國吸菸者新冠感染率低?醫師:吸菸毒上加毒!〉

Smoking and COVID-19-Scientific Brief

關於菸草使用與COVID-19的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