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網傳圖片宣稱「台灣鐵路之父,已由眾所周知的劉銘傳換為日本人了,這就是目前假博士的新課綱」?

【錯誤】網傳圖片宣稱「台灣鐵路之父,已由眾所周知的劉銘傳換為日本人了,這就是目前假博士的新課綱」?

事實查核報告#574
網傳圖片宣稱「台灣鐵路之父,已由眾所周知的劉銘傳換為日本人了,這就是目前假博士的新課綱」?
發布日期/2020年7月31日

經查:

一、網傳圖片來自台灣博物館鐵道部園區的展場,與「課綱」無關。

二、教育部公布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以及108課綱的高中歷史教科書,都沒有「台灣鐵道之父」的描述。

因此,傳言指稱網傳圖片來自「新課綱」,為「錯誤」訊息。

背景

社群平台流傳一張照片,搭配文字訊息指出:

「台灣鐵路之父,已由眾所周知的劉銘傳換為日本人了,這就是目前假博士的新課綱」


圖1: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擷圖

查核

爭議點一、網傳照片的出處為何?

查核中心搜尋網傳照片,在《中時電子報》7月13日報導〈鐵道之父變日本人 民眾驚呆〉找到同一張照片,圖說指出「翻攝自國立台灣博物館鐵道部園區」。

查核中心記者親自去台灣博物館鐵道部園區,在介紹台灣鐵路發展史的展場,確實有和網傳圖片相同的照片。不過,展場對長谷川謹介的說明,已修正為:「1906年出任台灣總督府鐵道部長,以『速成延長主義』主導縱貫線建設,選定打狗(高雄)為縱貫鐵道終點。縱貫鐵道對臺灣社會有深遠影響。」


圖2:台博館對長谷川謹介的介紹,與網傳圖片相同,但文字敘述已經過調整。


圖3:台博館此處的展示說明日本殖民初期的鐵路建設。

因此,網傳圖片並非來自歷史教科書,與「課綱」無關。

爭議點二、新課綱的歷史教科書是否有「台灣鐵道之父」的說法?

(一)查核中心檢索國家教育研究院〈教育部發布之十二年國教課綱彙整〉。其在「社會領域」中,國民中小學暨普通型高級中等學校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綜合型高級中等學校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都沒有「台灣鐵道之父」的說法。

(二)查核中心諮詢台北市立明倫高中歷史教師林書融。他表示龍騰、三民、泰宇版本的108課綱高中歷史第一冊,對於台灣鐵路建設歷史介紹,並無定義誰是台灣鐵路之父,而是以鐵路建設事實去陳述。

林書融指出,龍騰版的歷史課本,在第三章〈帝國的邊陲〉介紹劉銘傳時,是說:「修築台灣第一條鐵路(台北到基隆)」,並無提到劉銘傳是台灣鐵路之父。

林書融指出,在介紹台灣在日本殖民體制下的基礎建設時,僅提到「總督府積極從事各項建設,例如1905年(明治38年)建造九千多公里的公路,1908年(明治41年)完成基隆至高雄的縱貫體路。」沒有提到傳言所稱的長谷川謹介,也並未指稱長谷川謹介是台灣鐵路之父。


圖4:龍騰版高中歷史教科書對劉銘傳建設鐵路的描述/林書融提供


圖5:龍騰版高中歷史教科書對日本殖民時代建設鐵路的描述/林書融提供

林書融說,三民版的歷史課本,在第三篇〈現代國家的形塑〉介紹劉銘傳的敘述是:「劉銘傳亦加強推動洋務建設,交通建設方面,包括興建鐵路。」同一篇介紹台灣在日本殖民體制下的交通設施時,僅提到「統治台灣之初,總督府為便利作戰已修建不少臨時性鐵路,隨後大規模修建全島鐵路,1908年,基隆到高雄的縱貫鐵路全線通車,南北交通大為便利。」


圖6:三民版高中歷史教科書對劉銘傳建設鐵路的描述/林書融提供


圖7:三民版高中歷史教科書對日本殖民時代建設鐵路的描述/林書融提供

林書融提供泰宇版教科書,教科書內文對劉銘傳建設鐵路的描述為「規劃興建基隆到新竹的鐵路」、對日本殖民時代建設鐵路的描述為「在1908年(民治41年)...完成了縱貫鐵路...民營糖廠也鋪設深入農村的私營鐵路,以運送甘蔗及客運需求。」


圖8:泰宇版高中歷史教科書對劉銘傳建設鐵路的描述/林書融提供


圖9:泰宇版高中歷史教科書對日本殖民時代建設鐵路的描述/林書融提供

綜合以上,龍騰、三民及泰宇版的高中歷史教科書,都沒有說劉銘傳或長谷川謹介是「台灣鐵道之父」。

爭議點三、劉銘傳與長谷川謹介在鐵道建設上的成果分別為何?

《鐵道情報Rail News》總編輯古庭維指出,就史料來說,劉銘傳規劃建設的鐵路有很多問題,包括路線坡度太陡、缺乏後勤保養、時常故障。其中,「台北-新竹」路段雖然在1893年通車,但1897年它的淡水河大橋就斷掉,到了1898年新竹很多橋梁也被沖斷了。也就是說,清代的這條鐵路才通車5年就不能再行駛。簡而言之,清代的鐵路沒有帶來當初規劃預想的效益,為北台灣的經濟、產業帶來改變。

古庭維說,日本殖民政府來台後,勘查劉銘傳的鐵路並整個重建。當時日本總督府成立鐵道部,而長谷川謹介是鐵道部的技師長,負責整個縱貫鐵路的路線建置與監工。日本殖民時代興建的縱貫鐵路對台灣有決定性改變,也真正帶來的規劃中的效益。例如過去台北到高雄搭船要四天,內陸的大型河川無法穿越;縱貫鐵道通車後台北到高雄縮短為14小時,使台灣的產業可以南北串連,也使南臺灣的政治、經濟重心,從台南轉移到高雄,糖業因此可以發展。

對於「台灣鐵路之父」的爭論,古庭維認為,首先要提醒的是劉銘傳和長谷川謹介的身分不同。劉銘傳是巡撫,也就是當時台灣的最高行政首長,鐵道只是他推動洋務運動的政策之一,而長谷川謹介身為台灣總督府鐵道部的技師長,建設鐵路只是他的工作。

古庭維說,「XX之父」這樣的稱呼已經有點過時,因為歷史上的成就或契機都有很多人參與,不應把所有成果只歸功給一個人。尤其是工程建設都非常複雜,涵蓋各式各樣的專業領域,很難將其成果僅歸功於一人。

結論

一、網傳圖片來自台灣博物館鐵道部園區的展場,與「課綱」無關。

二、教育部公布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以及108課綱的高中歷史教科書,都沒有「台灣鐵道之父」的描述。

因此,傳言指稱網傳圖片來自「新課綱」,為「錯誤」訊息。

參考資料

中時電子報〈鐵道之父變日本人 民眾驚呆〉

〈教育部發布之十二年國教課綱彙整〉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 國民中小學暨普通型高級中等學校〉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 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 綜合型高級中等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