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核線上:非洲場】打擊疫情不實訊息 非洲跨國協力

【查核線上:非洲場】打擊疫情不實訊息 非洲跨國協力

記者 劉芮菁/報導

《Africa Check》主編李・姆威帝( Lee Mwiti)邀請奈及利亞、肯亞、迦納、剛果的查核組織分享這次打擊疫情不實訊息的經驗。非洲的查核組織著重在與電視台、廣播電台等主流媒體以及和在地非營利組織的合作,由於不實訊息會跨越國界流傳,查核組織之間的互助合作就非常重要。


圖1:非洲奈及利亞、肯亞、迦納、剛果的查核組織分享打擊疫情不實訊息的經驗。

奈及利亞查核組織《Dubawa》


圖2:奈及利亞查核組織《Dubawa》專案主任艾比莉‧歐普塔(Ebele Oputa)

奈及利亞查核組織《Dubawa》創立於2018年,專案主任艾比莉‧歐普塔(Ebele Oputa)指出,《Dubawa》以八位記者的核心成員,已發布400則查核報告,也發動培訓250位媒體記者,舉辦過一週的媒體識讀活動,吸引超過一千人次參加。針對選戰,發布不實訊息的觀察報告。

《Dubawa》從2月開始,將版圖拓展到迦納,希望能在西非地區發揮影響力,該組織正在為年底的迦納大選做準備,除了和《非洲女性計畫》(Africa Women Initiative)等非營利組織結盟,也跟地方最受歡迎的電台合作。

歐普塔觀察,在疫情肆虐之際,不實訊息多為健康謠言,讀者對資訊的辨識能力格外重要,因此,在查核報告中加入了媒體識讀方面的內容。

為了強化醫學資訊,《Dubawa》找了一位醫生加入查核團隊,和《Pesa Check》等其他非洲查核組織協力,並與奈及利亞衛生單位合作,透過SMS、WhatsApp、Twitter等社交軟體,提高查核報告的曝光量,同時,《Dubawa》也會以CrowdTangle、TweetDeck等工具,掌握查核報告在社群平台的聲量,汲取讀者對查核報告的回饋。

肯亞查核組織《Pesa Check》


圖3:肯亞查核組織《Pesa Check》專案主任艾力克‧穆根迪(Eric Mugendi)

肯亞查核組織《Pesa Check》專案主任艾力克‧穆根迪(Eric Mugendi)分享,《Pesa Check》成立於2016年,目前已在非洲六個國家成立分部,未來計劃再延伸到其他三個國家。一開始《Pesa Check》是在肯亞,調查公共財政相關的不實訊息,隨後又進展緩慢地拓展到烏干達、坦尚尼亞等。

《Pesa Check》關注公共政策議題,關注政府執行公共政策的財政與數據,協助媒體取得和解讀數據,同時,《Pesa Check》也關注許多社會重要議題,像是健康、教育等。

在肯亞,由於社區媒體與公眾最緊密的管道,也是最好的溝通管道,因此《Pesa Check》與一些社區媒體、地方電台合作,訓練媒體工作者,協助他們建立查證機制,同時,也根據不同的地方媒體,再改寫查核報告,重新發布它們,讓查核報告能符合當地民情,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穆根迪觀察,在非洲的不實訊息,往往都是在伴隨著「選戰」而生,尤其是大選前夕,不實訊息數量暴增,選後會稍微緩降,但也不會恢復到平常日;另一個觀察是,健康類傳言也是最廣傳,最打中人心的不實訊息,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因此,《Pesa Check》的任務就是連結專家和科學數據,來破解在社群媒體和主流媒體流竄的不實傳言。

穆根迪把「不實訊息」比喻為疾病,而提供查核報告就是為民眾「打疫苗」。由於COVID-19是很多國家共同面臨的危機,這些疫情的不實訊息會透過社群平台在不同非洲國家流傳。「圍繞著疫情,我們看到有人在疫情中推廣偏方、有人試圖破壞信任、質疑政策成效,甚至懷疑疫情不存在。所以你看到有人走在街上不戴口罩,宣稱自己沒看到有人染疫,即使我們看到確診個案不斷增加。」

穆根迪說,這時和其他國家的查核記者相互合作、提升查核能量與影響力就變得非常重要。接下來的肯亞大選,《Pesa Check》也會維持這樣的合作模式。

迦納查核組織《GhanaFact》


圖4:迦納查核組織《GhanaFact》創辦人拉比烏‧賀薩恩(Rabiu Alhassan)

迦納查核組織《GhanaFact》創辦人拉比烏‧賀薩恩(Rabiu Alhassan)分享,該組織是FactSpace West Africa在迦納的非營利事實與新聞查核專案,去年8月才成立,不只是今天與會的四個查核組織中最年輕的,也是迦納第一個有全職工作者的查核組織。

《GhanaFact》是IFCN的全球事實查核防疫陣線成員之一,並在今年5月成功獲得IFCN的認證。《GhanaFact》也和《Africa Check》主持的inforfinder計畫。在迦納,他們嘗試建立事實查核社群,計畫培訓200位學生、新聞記者和編輯,上個月才辦工作坊給6位編輯。

由於迦納民眾通常主要用電視、廣播,因此,《GhanaFact》將與迦納最主流數位媒體網站《Ghana web》合作,讓查核報告可以刊登在《Ghana web》,增加查核報告的曝光機會,並建立民眾對事實查核的信任。

剛果查核組織《Congo Check》


圖5:剛果查核組織《Congo Check》專案主任薩米‧穆普夫尼(Sammy Mupfuni)

剛果查核組織《Congo Check》薩米‧穆普夫尼(Sammy Mupfuni)分享,《Congo Check》是剛果第一個查核組織,成立兩年至今有20名成員。《Congo Check》在三月時開始COVID-19的查核計畫,由於在剛果網路還不夠普及,他們除了透過地方電視頻道拓展讀者外,也提供SMS簡訊服務,讓無法上網的人也可以透過SMS接收到查核報告。

對於這次疫情不實訊息,穆根迪發現,傳言會一直出現重複內容,或是出現不同變形版本。例如有傳言宣稱肯亞一間醫學院學生偷偷研發疫苗,還有別的版本說這些學生來自迦納、來自英國。

穆根迪強調,有心人士不斷製造、散佈謠言,希望賺取更多點閱率,就算查證謠言還是會變形並捲土重來,換個網址又復活,穆根迪說:「產製不實訊息很容易,我們要勝過謠言變成很大的挑戰。」

非洲查核組織的挑戰

在迦納,賀薩恩認為查證的困難在於,除了闢謠的速度跟不上謠言傳遞的速度外,另一個挑戰是,由於新冠病毒仍有許多未知,科學仍在探索,無法直接判定某些傳言的對與錯。賀薩恩舉例,「有傳言說就算痊癒還是有後遺症,但現在這個病毒是新的,還沒有研究能夠證實病毒對人體的影響。所以我們只能在報告中提供現有研究資料,說明無法查證的原因。」

賀薩恩說,事實查核不是提供非黑即白的答案,因為「真實」和「非真實」之間有灰色地帶,而這正是查核組織為公眾提供正確資訊時,必須審慎面對的地方。

歐普塔分析,多數不實訊息都包含一定程度的真實。例如疫情初期,因為當時國內還沒有疫情,人們傾向淡化病毒的存在。開始有確診個案後,出現「非洲人的血對病毒免疫」的謠言,這是因為第一個在中國染疫的非洲個案存活下來,而奈及利亞天氣炎熱,對冠狀病毒比較不利。接著奈及利亞出現總統病危、政治人物確診、政府浪費資源等政治相關的傳言,則是基於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種種真實存在的因素,讓民眾合理化、去相信這些傳言。

對於非洲的事實查核趨勢,姆威帝認為,儘管非洲的查核組織在過去一年增加不少,但相較於全世界300多個查核組織,而非洲大陸有十億人口,非洲大陸的查核能量還是不足,這也是接下來非洲查核組織需要努力的方向。

 

🔹主持人:
非洲查核組織《Africa Check》主編 李・姆威帝( Lee Mwiti

🔹與談人:
奈及利亞查核組織《Dubawa》專案主任 艾比莉・歐普塔(Ebele Oputa
肯亞查核組織《Pesa Check》專案主任 艾力克・穆根迪(Eric Mugendi
迦納查核組織《GhanaFact》創辦人  拉比烏・賀薩恩(Rabiu Alhassan
剛果查核組織《Congo Check》專案主任 薩米・穆普夫尼(Sammy Mupfuni

🔹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A0gEAUG3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