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事實查核聯盟1 】查核社群的超前部署 從武漢封城前兩天的一封簡訊說起

【新冠事實查核聯盟1 】查核社群的超前部署 從武漢封城前兩天的一封簡訊說起

記者陳慧敏、何蕙安/報導

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當時全球對新型冠狀病毒還不甚了解,但一天之內,人在美國的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副總監克里斯汀娜.塔達戈勒(Cristina Tardáguila)就意識到事態緊急,廣發英雄帖,詢問全球查核組織有無意願共同參與「新冠病毒協力計畫」。當時正值白天的亞洲先喊「有」,緊接著歐洲、非洲、美國和南美洲各國的組織紛紛加入,30多個查核組織在隔日就組成「新冠病毒事實聯盟」。

「新冠病毒事實聯盟」成為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IFCN)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歷時最長的全球協力計畫。對比WHO到1月30日才宣布疫情為「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IFCN為何能做到「超前部署」?背後的故事竟是一段巧妙偶然。

武漢封城前兩天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收到的求證簡訊

把時間倒轉回武漢封城的前兩天,1月21日晚間11點,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收到塔達戈勒的一封簡訊:「嗨,我正在查證一個消息:在中國,討論『新中國病毒(New Chinese virus)』的人,被以散播假新聞的理由給逮補了,這個消息是真的嗎?」

原來,有位學者在日前採訪塔達戈勒,突然提及有八個「疫情造謠者」被捕的消息。儘管她現在不再是記者,記者魂仍頓時上身,直接捎信給台灣事實查核中心(下稱「查核中心」)。

收到塔達戈勒的消息後,剛忙完總統大選事實查核、準備過春節的查核中心又立刻上工,與塔達戈勒合力追查此事件。然而當時訊息有限,尚不知這八位造謠者之一,就是日後廣為媒體報導最先揭發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師。

查核中心與塔達戈勒合寫此事件專題的當晚,武漢無預警宣布封城。查核中心即刻告訴塔達戈勒:「這事情很大條!恐怕會是全球議題,建議可以串聯全球一起查核。」

查核中心判斷:武漢是中國公路和鐵路樞紐,且正值春節前夕,南來北往的人流不僅恐擴散到中國各省,甚至可能跨國移動。根據過去SARS疫情、中國醫師蔣彥永事件等經驗,缺乏資訊透明度的中國恐釀成全球疫情災難。加上「造謠者」被噤聲,以及媒體在中國的採訪空間遭空前壓縮,形勢險峻,疫情恐不單純。因此查核中心建議IFCN串聯全球,提前防守山雨欲來的不實訊息風暴。

回覆如雪片般飛來 兩天內第一批查核生力軍誕生

出身巴西的塔達戈勒是新聞嗅覺敏銳的政治記者,創辦巴西第一個查核組織Agência Lupa。塔達戈勒說:「發完信,我那天幾乎沒辦法做其他的事,每隔幾分鐘,就有一個組織回覆說希望加入協力計畫。」那一整天她不停在筆記本上寫下名單;短短兩天內,30多個查核組織就成軍。而提出此建言的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是報名的第一位。此聯盟從1月25日就開始運作。

 
國際事實查核聯盟副總監塔達戈勒的手寫筆記,紀錄1月24日到25日回信說要加入新冠事實聯盟的成員名單。(照片/塔達戈勒提供)

IFCN總監貝巴爾.歐塞克(Baybars Örsek )日前在東西文化中心舉辦的線上研討會,也提到了這一段故事,「在一月最初幾週(疫情初期),當我們聽到許多新聞與故事,特別是從台灣和香港;我們有查核組織在台灣,他們警示我們應串聯來對應這個區域風雨欲來的力量。」

擁中文優勢 香港和台灣扮演重要角色

當「新冠病毒事實聯盟」開始串聯,第一波的不實訊息多是關於中國、武漢疫情的主題。香港Annie Lab和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是唯二懂得中文的機構,紛紛接收來自各國的協助請求,協助各國破案。

「IFCN的反應很迅速,動作超快。」帶領學生組成Annie Lab的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鍛治本正人(Masato Kajimoto)說。當時,香港早已停課,校園空無一人,他的課程改線上,「不過,我們每個人成天都掛在網路上,反而更好聯絡。」他笑著說。

鍛治本正人帶著熱血的學生志工群,加入這支來自全球的專業查核團隊。他說,「香港有先天優勢,香港的醫學專家直接從中國武漢取得資訊,召開各種研討會、發布並解讀數據;我們就跟他們同處一個校園,就近採訪很方便。同時,我們能讀懂中文,深入理解中國,因此,能夠協助國際團隊來破解傳言。」

同一時間,查核中心也日以繼夜工作,白天忙著破解台灣的不實訊息;到了下班時間,則是其他時區的查核組織開始工作,因此查核中心也繼續奮戰,以共筆和遠距溝通等方式,協助國外組織破案。

德國、義大利開啟「互惠模式」 印度第一天上就上26篇查核報告

隨著疫情從亞洲區域擴散到全球,各查核組織緊密地相互協力和幫助,讓中小規模的查核組織,也能擁有全球的網絡和巨大能量。

「我一開始有點害羞,不知道要怎麼尋求其他查核組織的幫助。」德國事實查核組織Correctiv的愛麗絲.艾希特曼(Alice Echtermann),因主管請產假,她暫代主管,得面對不實訊息帶來的巨量查核工作。但因為看到每個人都在問問題,她也勇敢求問,獲得許多珍貴資源。
 
艾希特曼舉例說,「德國的不實訊息其實很在地化,我們過去很少會有國外謠言,但這次疫情卻有很多來自義大利的不實訊息,所幸義大利查核組織Pagella Politica積極協助。他們(Pagella Politica)手邊也有很多關於德國的不實訊息。所以最後變成我們問一題,他們問一題,形成一個雙方都受益的資訊交換。」
 
此外,她也提到「新冠事實資料庫」對查核工作的幫助。當Correctiv查核時,會先到資料庫搜尋,了解是否其他組織已查核過,若有,則可以從他組織的查核報告中得到初步的概念,包括如何了解問題、如何搜尋相關資料等。

印度是全球查核報告數量最大的國家。印度查核組織Boom執行編輯傑西.杰卡博(Jency Jacob)回憶,「新冠病毒事實聯盟」資料庫一開張,Boom光是1月26日,就貼入26則查核報告。

杰卡博,這資料庫對Boom情勢很有幫助,讓他們能掌握各地理區域的不實訊息趨勢,迅速比較異同;此外,透過組織協力,「我們能有更深入、更高品質的調查報導,學習彼此的經驗和技巧,讓查核報告發揮跨區域的影響力。」

期間,IFCN的電郵串有好幾則全球接力破解棘手謠言影片的個案。在信串中,來自全球的查核組織,使出渾身本領,查車牌、街景、建築物、聲音、社群帳號等,各顯神通,每一個個案儼然是精彩的「查核教案」。

開放非IFCN成員加入  副總監:查核社群真正融為一體

「新冠病毒事實聯盟」從一月底剛開始的30多個查核組織,陸續擴展為88個查核組織。這88個查核組織來自74個國家、43種語言,橫跨16個時區,資料庫累積超過7000則查核報告。其中,有些是已取得IFCN認證的成員,有些並未取得IFCN認證。IFCN主要是考量到擴大全球影響力,在四、五月之間,陸續開放非成員組織加入此聯盟。

「這是 IFCN有史以來,規模最大,也是時間最長的協力合作案。」塔達戈勒說。她表示,IFCN過去常有全球協力計畫,規模第二的應是2019年阿根廷總統大選的查核協力,歷時10個月,有115個媒體和查核組織參加,發布200則查核報告,但規模都遠小於新冠病毒事實聯盟。

塔達戈勒說,IFCN其實有很多組織經驗,像是過去曾串聯10個查核組織共同查核G20國際會議,曾號召一起查全球氣候變遷的500位科學家,美國查核組織曾帶領大家共同協助槍枝政策與刑案研究等。不過,都是歷時數天到數周。

「這一次,為了協調分散在全球各地的成員,我什麼工具都用上了:有的組織習慣收電郵,有些區域用WhatsApp訊息溝通最快,有的會在Slack平台一起工作。」塔達戈勒說。

除了參與此次計畫,長期研究事實查核的鍛治本正人說:「這個合作過程最棒的是,查核記者們都能開放地分享訊息,而且所有人都有高度共識,不問政治立場,只追求真實。」

塔達戈勒觀察此次的全球串聯,「我感覺到,這次的協力,查核組織之間,透過緊密的合作,滋生溫暖友誼,深化信任感,讓查核社群真正融合成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