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當前,為什麼陰謀論直攻人心?

疫情當前,為什麼陰謀論直攻人心?

記者何蕙安/編譯

陰謀論是危險的。在英國,有超過70個5G信號塔因為陰謀論謠言而被燒毀;在美國與歐洲,直到現在都有人否認新冠肺炎的存在,認為是政府剝奪人民自由的陰謀,甚至拒絕遵守社交隔離的規定,提升病毒傳播的風險。

美國非營利記者調查組織《ProPublica》記者雅倫(Marshall Allen)日前發布〈對證據免疫:新冠病毒陰謀論傳播有多危險〉一文,專訪《陰謀論指南》(The Conspiracy Theory Handbook)作者、英國布里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心理學教授里萬多斯基(Stephan Lewandowsky),分析陰謀論者的思考模式,以及陰謀論受歡迎的原因。

本文也整理了德國美因茲大學(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of Mainz)心理學教授伊姆霍夫(Roland Imhoff)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介紹的陰謀論特徵。

「真正的陰謀」與「陰謀論」的差別

里萬多斯基表示,「真正的陰謀」(a real conspiracy),是記者、吹哨人或是政府?組織所揭露的真實事件,例如被公司內部工程師舉報的福斯汽車廢氣排放造假醜聞,被黎巴嫩一家報社揭發的美國軍售伊朗醜聞,或是美國水門事件。多數的「真正陰謀」都是媒體所調查、追蹤和揭露出來的真實事件。

然而,「陰謀論」卻跟「真正的陰謀」大不同。「陰謀論」通常是發生在網路世界的討論,參與者既非記者、也非吹哨人或政府官員,而是一群自認追求真相的個人。當然,這些討論內容乍看為真實,但若細看他們的思考、談話與溝通的方式,會發現這些人在思考與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缺乏所謂的「常規認知」(conventional cognition)。

陰謀論陷入懷疑的無底深淵

里萬多斯基解釋,要了解所謂的常規思考,可以先從「健康的懷疑」與「過度猜疑」的差別來看。例如他身為科學家,基本上懷疑所有數據與人們的說詞,但懷疑論者在一一檢驗疑點後,願意接受證據。

不過,陰謀論者們在看待事情時,缺乏了上述的「接受」階段,其懷疑變成了無底深淵,他們無法接受來自官方的說法,矛盾的是,他們卻寧願相信網路上隨便一個人的推特推文。這種不平衡使得陰謀論者的思考方式有別於常規認知。

「陰謀論者的思考對證據是『免疫』的。」里萬多斯基說。歐美國家近期瘋傳一段陰謀論影片〈Plandemic〉,事實查核機構都嘗試破解影片中的陰謀論說法,指出其說法「缺乏證據支持」。不過,陰謀論者卻不把「陰謀論說法缺乏證據」掛在心上,反而認知為「因為這個陰謀被實施得太完美了,所以我們找不到證據」。


圖1:製作精美的陰謀論影片Plandemic在歐美引發巨大關注,多家事實查核機構與媒體先後發文破解其論點。擷自美國查核組織PolitiFact 

也就是說,陰謀論的思維方式與「理性思考」完全相反。當理性思考者看到一個假說,會先去找證據,如果找不到證據,則得出「沒有證據證明這個假說」的結論。

陰謀論思考的七大特徵

里萬多斯基在《陰謀論指南》,提出了七種陰謀論思考的特徵,包括內容矛盾、過度猜疑、惡意目的、當中一定有問題、被迫害的受害者、對證據「免疫」、羅織事件關係。


圖2:《陰謀論指南》提出了七種陰謀論思考的特徵。資料來源:John Cook,CC BY-ND

其中,陰謀論的內容有時會互相抵觸。以〈Plandemic〉的影片為例,該影片先是主張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但又指控人們是因為注射疫苗所以感染疾病,兩個說法兜不起來。

矛盾也展現在陰謀論者對自己形象的描繪。他們將自己視為追求真相的英雄,又說自己是被邪惡的當局或政府機構迫害的受害者。

德國心理學教授伊姆霍夫的研究也發現陰謀論者的理論通常存在矛盾。例如,陰謀論者一方面主張黛安娜王妃被英國特務暗殺,但又說黛安娜王妃其實是為了遠離塵囂,秘密活在某個孤島上。陰謀論者無視這些矛盾,重點是訴求「掌權者正在欺騙大眾」。

此外,陰謀論通常也使用「某個事件的受益者」即「該受益者要為該起事件負責的證據」這種措辭技巧。但伊姆霍夫反駁:「農夫可以從雨水受益,不代表雨是農夫下的。」

為何陰謀論大受歡迎?

里萬多斯基認為,當人們感覺自己對於情況無法控制、或是一個重大的負面事件發生且不受控時,有些人會試著從陰謀論找到慰藉。因此,這次的新冠肺炎大流行也出現了相關的陰謀論。

伊姆霍夫也有相同見解。他認為,人們渴求安全感,當人們覺得對人生失去控制時,容易相信陰謀論。尤其世界日益複雜,這種「無力感」不再專屬於下層社會,即便是受過良好教育或有錢人也面臨無法掌控生活之感。

此外,伊姆霍夫分析,陰謀論者會「自我感覺良好」,「(陰謀論者)感覺自己掌握獨家消息,比其他天真的民眾還要高明。」這也是陰謀論為何受歡迎的原因。

如何跟陰謀論者溝通?

里萬多斯基坦言,與陰謀論者溝通非常困難。他建議專注於與能夠接受證據、可以理性思考的人溝通。

他表示,強硬派的陰謀論者很難改變他們的想法。不管跟他們說什麼,他們都會很狡猾的曲解你的話、並以此反擊回去。里萬多斯基覺得自己也無法與陰謀論者展開理性對話,選擇在推特上封鎖這些人。

伊姆霍夫認為,在討論如何與陰謀論者溝通時,應首先回歸於「人們偏好陰謀論的原因」,即陰謀論可以滿足他們掌控自己人生、以及對安全感和可預測性的需求。

因此,他建議,在與提出陰謀論說法的親友對話時,應該重視親友們感覺失去控制、尋求解釋與安全感的心理需求。

如何辨識陰謀論真偽?

伊姆霍夫說,第一步是確認消息來源。這個主張是誰說的?什麼時候說的?在哪裡說的?消息來自主流、有公信力的媒體,還是YouTube上的「某人」?這個某人如果號稱有博士學位,他的學術論文在哪裡?

里萬多斯基認為,預防陰謀論傳播最好的方式是教導大眾如何偵測陰謀論、辨識陰謀論者,以及如何保護自己,而政府可以試著向大眾預警可能發生的陰謀論傳言。

參考資料

ProPublica〈“Immune to Evidence”: How Dangerous Coronavirus Conspiracies Spread〉
德國之聲〈Coronavirus: How do I recognize a conspiracy theory?〉
《The Conspiracy Theory Hand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