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事實的「謠言粉碎機」 中國外交系統宣傳新手法

缺乏事實的「謠言粉碎機」 中國外交系統宣傳新手法

記者/陳慧敏、何蕙安

*封面圖片擷取自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臉書

當外界關注中國在疫情期間的「戰狼外交」、試圖釐清其資訊戰手法之際,中國已悄然改變策略。中國駐外大使館和中國外交部從四月底起,開始發布查核報告、闢謠圖文,從被外界質疑的造謠者身份,搖身一變成為「事實查核員」,以「查核報告」形式,反擊來自國際、台灣和中國內部的質疑。

專家指出,中國外交部和大使館採用「事實查核」的手法,是首次作法,而中國外交單位親上火線,是因為疫情引發的國際社會究責的壓力前所未見。

中國各地大使館發動闢謠圖文

中國駐德大使館的官網4月24日刊出〈新冠肺炎疫情中關於中國的16個謠言和真相〉 一文,共有簡中版和德文版兩種語言版本。該使館將這16則查核報告,製作成德文版闢謠圖,逐日刊登於使館的Twitter帳號。直到5月14日,刊完第16則闢謠圖


圖1:中國駐德大使館的闢謠圖指出,台灣並沒有向WHO發出警告,而是在武漢衛健委發出疫情通報後才向世衛組織尋求更多信息。擷自中國駐德使館Twitter

中國駐德大使館在「查核文」指稱,關於新冠病毒的謊言、謠傳與陰謀論甚囂塵上,中國受到嚴重的「訊息流行病 Infodemic」的衝擊,因此「梳理關於中國的16個最常見的謠言,並基於科學知識和事實論證逐一批駁」。

《人民日報》、《中國日報》英文版等中國官媒,於四月底隨之報導,並轉發中國駐德大使館的「事實查核報告」。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也不約而同地出招。該使館從4月29日到5月2日,在其臉書粉絲頁陸續發布中文版〈新冠謠言粉碎機〉系列貼文,分別澄清〈病毒起源於自然界〉、〈新冠病毒與武漢實驗室無關〉、〈新冠病毒不是起源於武漢〉等主題。這三則貼文都搭配中文闢謠圖。

其中,最新的一篇〈新冠病毒不是起源於武漢〉吸引1萬則留言,超過1300次分享,不過,許多留言都是酸文,語帶諷刺,並未認同這些貼文。


圖2: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的「新冠謠言粉碎機」Facebook貼文。擷自中國駐馬來西亞使館Facebook

在非洲的中國駐維德角共和國(Cape Verde)大使館同日發布中文版和葡萄牙文版的〈關於中國的12個謠言和真相〉,內容跟中國駐德大使館的〈16個謠言和真相〉的主題幾乎雷同。

中國官媒是素材主要製造者

中國各地大使館透過臉書、推特所發布的查核報告、闢謠文,不約而同跟《新華網》、《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國日報》等中國官媒陸續發布的闢謠圖文。比如,《新華社》在4月30日刊出《全球闢謠》,到了5月9日再發布1.6萬字的〈美國關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涉華謊言與事實真相〉,洋洋灑灑的列出了包括病毒來源、中國防疫等24點「涉華謊言」,以類似事實查核報告的形式,逐條論證反擊,列出所謂的「事實真相」。

《人民日報》同步在其臉書推特等海外社群平台,逐日發布英文「事實清單」(Factsheet),到五月中仍在連載。


圖3:《人民日報》從四月,逐日在推特發布一個「事實清單」。擷自《人民日報》Twitter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闢謠圖文之外,《新華社》運用樂高人物的動畫影片形式,發布「兵馬俑VS自由女神!《病毒往事》」的英文版動畫影片,敘事生動,淺顯易懂,砲火猛烈地攻擊美國。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臉書粉專、駐日大使館推特帳戶等,皆協助推播此影片。

中國外交部親上火線

趕在世界衛生組織召開年會之際,中國外交部親上火線,在5月9日將新華社的「事實查核」全文發布在外交部的網站上,引來外媒關注。不只如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在其推特上,引用《新華社》製作的闢謠圖,條列24則「謊言與真相」。


圖4: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Twitter發布「24個關於新冠肺炎的謊言與真相」。擷自華春瑩Twitter

中國外交部和外交官近期高調使用Facebook、Twitter等社群媒體發聲,儘管這些平台在中國境內皆遭到封鎖,但已成為中國外交部和大使館對外宣傳的主要場域。

值得注意的是,從4月下旬,「事實查核」儼然成為中國外交部、大使館到官媒的主旋律,挪用查核報告格式和語法,並且在其「事實查核」附上了資料來源連結,包括外國媒體報導、知名國際期刊、世界衛生組織說法等。

中國首次運用事實查核手法

「俄羅斯操作假訊息的手法之一就是發布假的事實查核報告,這一次是首見中國使用該手法,顯見中國資訊戰的技術也在持續進步。」-台灣民主實驗室理事長、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

沈伯洋分析,中國外交部作為統戰的節點之一,發布查核報告和闢謠文的目的並非對內維穩,也不是針對全球華人進行宣傳,而是針對國際社會進行宣傳。主要是中國無法管制臉書、推特、YouTube等社交媒體平台,因此必須運用西方的邏輯,運用查核文、闢謠圖,對國際社會產生混淆視聽的效果。

沈伯洋說,中國發出的闢謠文,或許不能取信多數人,但可能對西方國家內部的不同陣營民眾,會選擇相信,起了混淆視聽的作用,這就達到中國宣傳戰的目的。

「中國挪用事實查核的形式,除了可以對國際社會產生混淆視聽的效果,也對民主社會產生另一種殺傷力。」沈伯洋說。他擔憂,中國的作法會讓民眾誤以為「事實查核」僅是特定立場的機構或團體的發文。

台大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說,中國外交部和官媒發布不實訊息,相當常見,不過,運用事實查核報告的形式,則是相當罕見的做法。

明居正說,中國外交部選擇從四月底開始發動這一波宣傳,主要是因應5月召開的世界衛生組織年會,反擊國際社會的究責壓力,以及防止國際社會聲援台灣入會。由於國際社會譴責聲浪極大,中國外交部作為主責單位,親上火線來反擊。

缺乏事實的政治溝通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暨電訊傳播研究所教授胡元輝說,各國政府近年在政策溝通或政令宣導時,開始運用闢謠、事實查核的概念,代表事實查核在國際社會受到重視,不過,當中國政府完全模仿「事實查核文」、「闢謠圖」等「形式」,其用意值得關注。

胡元輝指出,政府可以模仿其格式,但若不能提供可供公眾檢驗的真實,也無法獲得社會的信任。事實查核之所以能發揮力量,並不是其查核報告和闢謠的外在格式起作用,關鍵在於事實查核是以「事實」奠基,提供證據和引述,而不只有單方面的說法。

以中國外交部發布的「查核與闢謠」,其「查核」的內容圍繞著「病毒起源與陰謀論」、「中國隱匿疫情」與「中國對外抗役」等三大主題,涉及武漢是病毒源頭、武漢實驗室製造病毒、病毒從武漢實驗室外洩、中國防疫不力導致病毒散播全球、中國掩蓋疫情、中國疫情數據不透明等。這些也都是全球事實查核員過去數月忙碌的議題。

針對這些議題,中國政府應該做的是提供調查管道、公開其資訊,協助其他國家專家和學者進入調查,而不是再提供片面事實或單方面說法。

中國外交部的「闢謠文」缺乏事實根據,最明顯的例子是關於「中國隱匿疫情,逮捕吹哨人李文亮醫師」傳言,其闢謠文指出,李文亮並不是吹哨人,也沒有被逮捕,他死後已啟動官方調查,武漢派出所已撤銷其訓誡書,,並獲共青團頒獎。

而關於台灣議題的兩則闢謠文,一是否認台灣2019年12月31日就向世界衛生組織發出新冠肺炎人傳人的警告,另一是指出「中國阻止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危害台灣人的健康」為謊言,「真相」應是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無權參加世衛,且「中國台灣和世衛組織之間的技術合作渠道始終暢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