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傳言引述研究宣稱「美國才是全世界等(新冠)病毒事件發源地」、「如果要看源頭的話,這個論文直指美國是(新冠病毒)源頭」?

【錯誤】傳言引述研究宣稱「美國才是全世界等(新冠)病毒事件發源地」、「如果要看源頭的話,這個論文直指美國是(新冠病毒)源頭」?

傳言引述研究宣稱「美國才是全世界等(新冠)病毒事件發源地」、「如果要看源頭的話,這個論文直指美國是(新冠病毒)源頭」,經查:

一、傳言引述的研究於2020年2月21日刊登於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布平台ChinaXiv,為一預印本論文,這項研究是在探討用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及分子演化關係來做網絡分析。

二、這項研究僅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地可能不是湖北」,但未指出「新冠病毒來自美國」。

三、專家指出,這項研究畫出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關係圖,不能指出病毒的演化方向。

四、專家指出,通常起源的地方病毒遺傳多樣性會比較高。以研究中的這張圖來說,遺傳多樣性最高,也就是基因變異最多的是紅色圈圈,也就是「湖北(Hubei)」。

因此,傳言為「錯誤」訊息。

背景

近期有名嘴在電視節目宣稱「如果有源頭的話,這個論文直指美國是(新冠病毒)源頭」。同時,社群平台亦流傳類似訊息,指稱:

「鍾南山院士已在電視發表講話,武漢新冠狀病毒不是真正病毒來源。

新冠狀病毒系列有5種:A,B,C,D,E

蝙蝠袖BAT(H52)然後變異H53 >
人傳人 H13(簡稱A家族:爺爺)。
再變異序列號H3(簡稱B家族:奶奶)。
序列號再變異H1(簡稱C家族:兒子),
中國武漢病毒事件。
序列號再變異H56(簡稱D家族:孫子),
台灣、澳洲,美國全世界等地區病毒事件。
序列號再變異MV56(簡稱E家族:曾孫子),
台灣、澳洲,尤其中東及歐洲等。

事實上,美國才是全世界等病毒事件發源地。」

通訊軟體亦流傳訊息指出:

「據科學家對新冠病毒定序,目前發現共有A、B、C、D、E五大種家族,大陸僅有C類,美國則五類俱有,台灣則有C、E二類,故大陸首席專家锺南山昨天在央視表示,新冠在大陸爆發,但病源不在大陸,而在外面,另有大陸専家明指病源來自美國及台灣。另據媒體報導,蘇聯安全局宣稱,據投誠喬治亞安全局長情資,美國設在該國生化實驗室正研發針對亞洲人種基因的生化武器。日媒及台大專家質疑,自去年10月至今,美國流感確診病有2000萬人,死亡14000餘人,因美國檢驗費昂貴,未續檢新冠病毒,故其中至少可能有1400以上恐係染新冠病毒。另美國喬治亞大學報告,新冠第一例似在去年9月發生。」


圖1:有名嘴在政論節目上宣稱「這個論文直指美國是(新冠病毒)源頭」


圖2: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擷圖


圖3: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擷圖

查核

爭議點一、傳言引述的研究為何?

查核中心查證,傳言引述的研究為〈Decoding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using the whole genomic〉,2020年2月21日刊登於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布平台ChinaXiv。

此平台有發布「未經同儕審查」的聲明提醒,此為預印本發布平台,「目前這些論文是未經同行評審的初步報告,不應視為結論性的、指導臨床實踐/健康相關行為的信息,也不應做為既定事實在新聞媒體報導。」


圖4:《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布平台ChinaXiv》未經同儕審查聲明

爭議點二、這項研究的內容為何?

查核中心透過新興科技媒體中心,諮詢台灣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王弘毅,以及中興大學微生物暨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趙黛瑜、國立新加坡大學微生物學程博班生李曜存。

王弘毅指出,這項研究是在探討用新冠病毒的序列,以及分子演化關係來做網絡分析(Network analysis)。這個分析主要是把不同但是相近的單倍型序列(haplotype sequence)視覺化,讓研究人員了解各個序列之間的關係。所謂一個「單倍型」就是一個基因序列,那個序列如果有一個突變,就變成新的單倍型,因此研究將不同單倍型的關係畫成「Figure3」的圖。

這張圖中,每一個圈圈代表不同的單倍型,也就是單獨的基因序列,圈圈越大表示採集越多次,而一個顏色代表一個地方,每一個圈圈的連結代表有一個突變,而空心的圈圈代表假設應該有這個突變,但是研究團隊沒有找到。另外右上角有一個「bat-RaTG13」,這是蝙蝠的基因序列。


圖5:傳言引述研究的圖表Figure3,為病毒基因序列的網絡分析。

趙黛瑜和李曜存指出,這項研究是以median-joining network(MJ)作為分析方法,但這樣的分析方法過度簡化,沒有考慮到許多演化上的變數,呈現方式不具方向性。這個分析方法不適合用來判斷生物祖先-後代 (ancestor-descendant)關係。

趙黛瑜和李曜存也補充,病毒學家並沒有使用這種分析方法,或以此作為病毒分類及疫情調查的依據。事實上,從近期經過同儕審視的研究來看,就可以知道 MJ 方法不是被病毒學界認可的方法,甚至有研究指出,不應該繼續用 MJ 法用來分析種系(phylogeny)。

爭議點三、這項研究是否指出「據科學家對新冠病毒定序,目前發現共有A、B、C、D、E五大種家族,大陸僅有C類,美國則五類俱有」,因此「美國才是全世界等病毒事件發源地」?

王弘毅表示,這項研究僅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地可能不是湖北」,但未指出「新冠病毒來自美國」。

王弘毅補充,這項研究使用蝙蝠的序列當作外群。蝙蝠的序列與新冠病毒序列變異度差了3.6%。冠狀病毒的序列全長大約3萬個鹼基,3.6%的差異就是差了大約1000個鹼基。而任兩個新冠病毒的序列差異大約2-3個鹼基。也就是說,蝙蝠的基因離現在的新冠病毒還是很遠,因此蝙蝠的序列不能用來當作祖先指定演化方向。

王弘毅舉例說明,人類雖然跟黑猩猩在DNA變異的層次上只差了1%,但是除了很少數例外,一般而言黑猩猩不能拿來當作人類序列的祖先。這就像拿十個人類的基因與黑猩猩的基因去比,然後說某個人的基因比較接近黑猩猩,一樣是沒有意義的。

王弘毅說明,這張圖將病毒變異分成A、B、C、D、E五種「Group(家族)」,但這幾個「家族」缺乏統計的定義,因此不能用這五個分類去判斷病毒的起源。


圖6:研究圖表Figure3分析/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製圖

王弘毅補充,通常不同單倍型序列之間,不太容易知道他們的演化關係、演化方向,但通常起源的地方遺傳多樣性會比較高。以研究中的這張圖來說,遺傳多樣性最高,也就是基因變異最多的是紅色圈圈,也就是「湖北(Hubei)」。


圖7:研究圖表Figure3顯示,湖北的病毒多樣性最高/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製圖

趙黛瑜和李曜存指出,這篇文章用單倍型(Haplotype)來表示這些突變點,但基因序列的演化分析還是必須與流行病學調查互相佐證,也就是時序性,單倍型的分類並不能指出病毒的演化方向。

趙黛瑜和李曜存說,目前大部分科學家的結論都指出,中國武漢是新冠病毒的起源。

結論

一、傳言引述的研究為〈Decoding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using the whole genomic〉,2020年2月21日刊登於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布平台ChinaXiv,為一預印本論文,這項研究是在探討用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及分子演化關係來做網絡分析。

二、這項研究僅指出「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地可能不是湖北」,但未指出「新冠病毒來自美國」。

三、專家指出,這項研究畫出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關係圖,不能指出病毒的演化方向。

四、專家指出,通常起源的地方病毒遺傳多樣性會比較高。以研究中的這張圖來說,遺傳多樣性最高,也就是基因變異最多的是紅色圈圈,也就是「湖北(Hubei)」。

因此,傳言為「錯誤」訊息。

參考資料

Yu, Wen-Bin, Tang, Guang-Da, Zhang, Li, Corlett, Richard T. (2020). Decoding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using the whole genomic data. chinaXiv.
On the use of median‐joining networks in evolutionary bi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