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傳言引述研究指稱「武漢病毒以ACE-2外肽酶作為病毒受體,東亞人種體內的ACE-2,是非東亞人種的4-5倍...」?

【錯誤】傳言引述研究指稱「武漢病毒以ACE-2外肽酶作為病毒受體,東亞人種體內的ACE-2,是非東亞人種的4-5倍...」?

傳言引述研究指稱「武漢病毒以ACE-2外肽酶作為病毒受體,東亞人種體內的ACE-2,是非東亞人種的4-5倍...」,經查:

一、傳言引述的研究為2005年的研究,這項研究是針對SARS病毒,並非引發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

二、研究發現,分化的上皮細胞ACE2較多,而SARS病毒比較容易感染在人類呼吸道分化的上皮細胞,因此推論ACE2與SARS-CoV的感染機率有相關,但沒有直接證據證明ACE2較多就容易感染SARS。

三、這項研究完全沒有提及「東亞人的ACE2是非東亞人的4-5倍」。

因此,傳言為「錯誤」訊息。

【補充說明】

根據第291號查核報告,「ACE2」的原文為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簡稱為 ACE2),中文名稱為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專家指出,ACE2確實為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受體。但ACE2的功能與血管及其他生理功能都有關係,不能以ACE2的多寡,來判斷被傳染的可能性高低。

背景

通訊軟體、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指出:

「爆料:武汉病毒以ACE-2外肽酶作为病毒受体,东亚人种体内的ACE-2,是非东亚人种的4-5倍! 意味着东亚人的感染机率是印欧人(包括印度人和阿拉伯-波斯人),甚至黑人的4倍以上,严重程度也是外族的4倍以上!
共产党是人为投毒,目的是消灭中国人口! 没人愿意相信! 人种灭绝!
原文: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287568/


圖1:通訊軟體流傳訊息擷圖


圖2: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擷圖

查核

爭議點一、傳言引述的研究為何?

查核中心查證,傳言引述的研究為〈ACE2 Receptor Expression and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fection Depend on Differentiation of Human Airway Epithelia〉,2005年發表於《Journal of Virology》期刊。


圖3:傳言引述的研究擷圖

查核中心諮詢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國家生物防禦曁感染症中心研究專員林士超,林士超協助解讀此研究。他指出,2003年學界證實「ACE2」這個具有酵素功能的膜蛋白,是SARS冠狀病毒的受體,此後有進一步的研究來證實兩者之間的關聯,而這篇發表於2005年的研究就是其中之一。

他指出,這項研究是直接培養人體中的呼吸道上皮細胞,來檢測其ACE2的表現量,以及表現多寡是否與感染率有關。研究團隊證實,分化越成熟的呼吸道上皮細胞,表現的ACE2越多,因此提高了病毒感染的機會;而分化較低的呼吸道上皮細胞,如支氣管的上皮細胞或者肺部癌細胞,反而幾乎沒有ACE2的表現,病毒感染的程度也隨之下降。

中興大學獸醫病理生物學研究所教授吳弘毅指出,這項研究是指出SARS病毒比較容易感染在人類呼吸道分化的上皮細胞,因為分化的上皮細胞ACE2較多,因此推論ACE2與SARS-CoV的感染機率有相關,但沒有直接證據證明ACE2較多就容易感染SARS。

爭議點二、此研究是否指出「武漢病毒以ACE-2外肽酶作為病毒受體,東亞人種體內的ACE-2,是非東亞人種的4-5倍」?

吳弘毅指出,這項研究完全沒有提及「東亞人的ACE2是非東亞人的4-5倍」,且研究的對象是SARS病毒,並非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

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指出,傳言引述的研究說明ACE2表現量多寡與SARS-CoV 和coronavirus NL63感染效率有正相關,完全沒有提及「東亞人的ACE2是非東亞人的4-5倍」,亦沒有相關討論。

林士超指出,這項研究沒有提及「東亞人種體內的ACE2,是非東亞人種的4-5倍」,且就他所知,目前沒有任何研究表明人種間有不同ACE2的表現差異。

林士超補充,ACE2是維持人類正常生理功能所必須的蛋白,功能包括維持血壓以及內分泌的穩定,甚至腎臟的功能也依賴ACE2的作用。此外,即使同屬於冠狀病毒,也可能採用完全不同的人類蛋白入侵人體,例如一般感冒中,約30%是由冠狀病毒OC43跟229E所引發,其中229E則是利用CD13蛋白入侵人體,另一高致死率的MERS冠狀蛋白則是另一個具有酵素功能的DPP4蛋白。不過,這些蛋白都是維持正常人體功能的蛋白,只是剛好被病毒所利用罷了。

結論

一、傳言引述的研究為2005年的研究,這項研究是針對SARS病毒,並非引發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

二、研究發現,分化的上皮細胞ACE2較多,而SARS病毒比較容易感染在人類呼吸道分化的上皮細胞,因此推論ACE2與SARS-CoV的感染機率有相關,但沒有直接證據證明ACE2較多就容易感染SARS。

三、這項研究完全沒有提及「東亞人的ACE2是非東亞人的4-5倍」。

因此,傳言為「錯誤」訊息。

參考資料

Jia, H. P., Look, D. C., Shi, L., Hickey, M., Pewe, L., Netland, J., … Mccray, P. B. (2005). ACE2 Receptor Expression and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fection Depend on Differentiation of Human Airway Epithelia. Journal of Virology, 79(23), 14614–14621. doi: 10.1128/jvi.79.23.14614-14621.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