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網傳與媒體報導「台海危機時,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長與太平洋司令會談,美方詢問他的立場為何,沈一鳴回應美方:『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

【錯誤】網傳與媒體報導「台海危機時,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長與太平洋司令會談,美方詢問他的立場為何,沈一鳴回應美方:『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

網傳與媒體報導「台海危機時,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長與太平洋司令會談,美方詢問他的立場為何,沈一鳴回應美方:『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經查:

一、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台美軍方建立秘密溝通管道,台灣軍方是由時任國防部作戰次長室中將執行官的帥化民擔任代表。

二、查核中心透過多方查證,傳言提及「國防部長會見美國太平洋總司令」,並不符合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的台美政治、軍事關係。

因此,網路傳言和報導提及「在台海危機期間,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長與太平洋司令會談」,為錯誤訊息。

【說明】針對此傳言,查核中心原應查證傳言所提的人物,包括時任國防部長蔣仲苓等,但他們已故,無法求證。另國防部為保護個人隱私,無法提供參謀總長沈一鳴在1996年期間,職務與軍階,是否曾出任此類任務。

查核中心透過採訪台海危機期間的軍方代表、我華府外交人員與專家等,已分享於報告中,查核中心另私下諮詢美方代表和學者。我們所接觸的消息來源均共同認為,在台海危機期間,國防部部長會見太平洋總司令的可能性極低。

【2020/1/11 更正說明】本查核報告修正「爭議點三」,「台灣會戰到最後的一兵一卒」為軍事將領常見的宣示,無法透過有限的資料庫搜尋,確認其出處,窮盡有哪些軍事將領說過這一句話。特此更正,並誠摯感謝讀者的協助和指正。

 

背景

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指出:「台海危機時,沈一鳴告訴美國: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此訊息被某名嘴在政論節目上引述,並有多家媒體報導。

媒體報導指出,「沈一鳴外文能力強,因此曾在1996至1999年台海危機期間執行防空警戒任務,當時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長與太平洋司令會談,美方詢問他的立場為何,沈一鳴霸氣回應美方:『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展現中華民國國軍的軍人本色,與時下一些退將到中國卑躬屈膝,高下立判。」


圖1: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擷圖


圖2:某名嘴在政論節目上引述網傳圖片


圖3:媒體報導擷圖

查核

爭議點一、報導提及,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台灣國防部部長會見美國太平洋總司令,是否符合當時台美關係?

(一)查核中心採訪在1996年台海危機時期,時任國防部作戰次長室中將執行官的帥化民,他表示,美方在當時謹守上海公報的「一個中國」原則,美國國防部僅允許負責軍事武器採購的我方人員進五角大廈,以洽談採購武器的規格和價格等議題,美國軍方不可能跟負責作戰的我方將領接觸,更不可能跟國防部長會見,因為會牴觸美方當時的一中政策。

帥化民表示,在台海情勢最險峻的時候,美方終於同意他以作戰單位角色,秘密代表台灣軍方,前往美國國防部,會見美國國防部中國科和蒙古科科長兼助理副部長克爾坎博。會議中,台美雙方相互交換訊息,美國想了解台灣對於危機的處理和因應機制,而台灣想知道美國如何提供奧援,因而開闢了第二軌道,決議台美軍方每年開兩次會議。

帥化民說,他首次會見是隻身前往華府,進入五角大廈開會,他未帶任何參謀,主要是擔憂軍情外洩,一旦訊息外洩,美國可能受中國施壓而生變。會中建立的「第二軌道」,是每年兩次的台美軍方秘密會議,前兩次是在美國華府開,由於華府氣氛敏感,後來轉而到舊金山北方的蒙特利開會,後來開會地點為台北、蒙特利、德州等地,美方出席對象有國務院、國防部、中情局等相關單位官員,有時候會有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參謀長出席會議。

帥化民說,在台海危機期間,由於美國謹守一中原則,不可能有國防部部長出席此秘密會議。

他說,直到2000年,出席此秘密會議的層級稍微拉高,也僅到海軍副總長。後來,「蒙特利會談」改由美國商會主辦,會議轉為公開,政治意涵遠大於軍事意涵,才有更高層級的將領能參與此會議。

帥化民指出,沈一鳴後來官職升高,也許可能參加2000年之後的公開會議,但在台海危機期間,並不太可能出現如此高級別的軍事將領會面。

(二)時任華府駐美國代表處政治組諮議的黃介正表示,台海危機期間,台灣確實有國防部高階將領到華府與美方開會,他曾負責接待並參與部分會議,但他不曾見過沈一鳴。

(三)查核中心採訪「軍情與航空」網站總編輯施孝瑋。施孝瑋曾於1994年8月到1996年8月服役於新竹空軍基地,擔任空軍第二基地勤務大隊車輛中隊政戰士。

他說,在1996年期間,新竹空軍基地最年輕的上校為空軍官校58年級(1977年班),而空軍官校59年級(1978年班)尚未升上校,沈一鳴為空軍官校60年級(1979年班),空軍是按級別逐年升階,因此,沈一鳴當時為中校,負責法國2000幻象戰鬥機的接機準備和訓練工作。

施孝瑋說,以沈一鳴的軍階和任務來看,此傳言的可信度不高。

(四)《中國時報》資深軍事記者呂昭隆說,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時任國安會秘書長丁懋時負責與美國溝通,而台灣軍方則是派時任國防部作戰次長室中將執行官的帥化民為主要代表,台美軍方的關係不如現在密切,台美軍方是因為台海危機之後,才開始建立定期溝通管道,一開始還是秘密會議的形式,後來才有「蒙特瑞會談」。

呂昭隆說,從當時的台美情勢來研判,不太可能有「國防部部長到美國去拜會太平洋總司令」,或「太平洋總司令來台灣會國防部部長」。此外,沈一鳴在當時,是空軍中校,負責接法國2000幻象戰機,以他的職務和軍階來看,此傳言並不可信。

綜合以上,報導指出「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部長會見太平洋司令...霸氣回應美方:『台灣會戰到最後的一兵一卒』」,這一段報導的歷史背景,並不符合目前已知的歷史現實。

爭議點二、在台海危機期間,是否有台灣將領在軍事會議講過「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的話?

帥化民指出,「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是政治宣示,意在提振士氣,宣示決心,但在軍事會議中,都是務實思考如何讓部屬犧牲到最小,不可能在軍事會議講出這樣的話。

黃介正分析,即使沈一鳴曾陪同國防部長出席,他當時軍階為空軍中校,在會議中,可能負責的是紀錄工作,在這種軍事會議場合,不可能被美方諮詢,更不可能如傳言所說的「霸氣」回應美國詢問。

爭議點三、「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這句話從何而來?

查核中心查閱立法院資料庫,根據立法院公報第108卷第19期委員會紀錄,2019年2月25日國防部長嚴德發在立法院外交與國防委員會備詢時,曾回應立法委員羅致政:「對,我們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羅致政隨後表示:「...沒有錯,戰力是一回事,但是決定打幾天是政治的決定,3分鐘可以決定投降,3年也可以決定不投降,那是政治領導人要做什麼樣的決定,而國軍只有一個任務,就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沒錯吧?」嚴德發回答:「沒錯。」
 


圖4:立法院公報擷圖

「台灣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是一句軍事將領常見的宣示,查核中心難以透過有限的資料查詢,確認此句的出處,也無法確認有哪些軍事將領曾說過這一句話。

結論

一、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台美軍方建立秘密溝通管道,台灣軍方是由時任國防部作戰次長室中將執行官的帥化民擔任代表。

二、查核中心透過多方查證,傳言提及「國防部長會見美國太平洋總司令」,並不符合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的台美政治、軍事關係。

因此,網路傳言和報導提及「在台海危機期間,沈一鳴陪同國防部長與太平洋司令會談」,為錯誤訊息。


參考資料

立法院公報第108卷第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