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事實查核工作坊/高雄場】報導四:網軍假新聞操弄民意 三大社群媒體防禦作戰

【2019事實查核工作坊/高雄場】報導四:網軍假新聞操弄民意 三大社群媒體防禦作戰

特約記者/黃泓瑜

    從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開始,假新聞與資安議題成為左右大選結果最主要的力量,俄羅斯政府利用殭屍網路(Botnet)和大批人工組成網軍,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體不斷推送假新聞,刻意抹黑時任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這種景象不只在美國大選出現,烏克蘭大選、法國大選、德國大選、英國脫歐投票,以及歐盟議會選舉等,境內、境外網軍都在社群媒體發布假新聞來影響大選。

    回顧台灣的情況,瑞典哥德堡大學(Göteborgs Universitet)主持V-Dem計畫調查發現,台灣是2018年全球「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第一名的國家,表示目前台灣早已嚴重受到國外網軍勢力的干擾,假新聞不僅存在商業競爭、不同政黨之間利益衝突的抹黑,而是升級成國家之間的資訊戰。因此,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胡元輝從社群媒體角度檢視,破解網軍操弄假新聞在社群媒體上來發動資訊戰的策略。另外,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總編審陳慧敏也分享,事實查核中心是如何運用工具來破解網路中的謠言。

反擊協同性資訊操弄 社群平台刪帳號

   對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至今,社群媒體仍層出不窮出現大量抹黑反抗陣營、掩蓋事情真相的假新聞,胡元輝指出,今年8月19日三大社群平台Twitter、Facebook、Youtube相繼宣布刪除大量疑似進行不當傳播行為的帳號,這也是首次三大社群平台合作公開聲明,解決自家平台假新聞問題的報告。

   首先,Twitter公開聲明,它們刪除了936個帳號和停權20萬個帳號,這些帳號都來自中國政府單位,表示這些帳號企圖煽動政治爭議,以及破壞市民運動的合理性,並同時公開這些遭刪除的帳號資料。其中,Twitter特別舉遭刪除的兩個帳號「HK時政直擊」和「Dream News」,它們發現這些帳號都是用「新聞體」寫作的概念,引述其他新聞媒體的報導並發表評論,執行有政治目的的宣傳行動,例如,指涉抗議民眾為暴民或暴徒、讚揚警察與港府的作為等。胡元輝表示,大多數這些「偽網路媒體」帳號會用「News」、「直擊」等名稱,來仿造成新聞媒體組織,這種偽裝新聞媒體從事政治行動的作法與傳統資訊戰作戰方式不同。

    接著,Facebook也宣布刪除7個粉絲專頁,指出這些粉絲頁都來自中國,使用假帳號來冒充新聞組織來欺騙,其發布資訊的內容都聚焦在香港議題。胡元輝檢視Facebook聲明稿內文中發現,Facebook指稱刪除這些假帳號原因是「從事欺騙行為」,而不是傳布的內容,因為這些帳號的內容不只跟香港反送中有關,也含有其他資訊,但這些帳號會在同一個時間點,發布相同的訊息,這種行為稱作「協同性的欺騙行為(Coordinated Inauthentic Behavior)」。

   他解釋,社群平台處理「協同性的欺騙行為」與「不實訊息」方式不同,「不實訊息」主要是證實資訊內容的真假,查證發現訊息為不實就立刻下架;「協同性的欺騙行為」是不同帳號同時發布相同資訊,抑或是這些帳號在當下沒有同時發布相同資訊,但先前經常在特定議題上同時發布相同資訊,違反社群準則(Community Standards)而刪除,且這些帳號能夠跨平台執行協同性欺騙行為。不僅如此,YouTube也在8月22日宣布,它們也封鎖了210個從事「偕同性影響操弄(Coordinated Influence Operations)」的頻道,並表示這些帳號的行動與Facebook、Twitter調查相關的協同性欺騙行為相符。

新型態國家資訊戰 假新聞攻擊掩真相

    瑞典哥德堡大學(Göteborgs Universitet)V-Dem計畫調查結果,除了說明台灣目前是全世界受國外勢力假資訊攻擊最嚴重地方之外,同時它在調查報告指出,70%專制政體的國家會運用網路科技,來操控國家境內的網路環境。

    另外,根據英國牛津大學的牛津網路研究中心(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2019年調查報告顯示,目前有70個國家會對國家內部,或者其他國家發動資訊戰,其中26個威權政體使用資訊戰來壓制基本人權、破壞政治對手名聲和淹沒異議聲音,例如,當異議者在網路發聲後,政府傳遞大量不相關或是持不同意見訊息掩蓋異議者訊息,台灣稱「洗版」、中國稱「網路水軍」;中國成為全球資訊戰的主要角色,中國約有30萬到200萬人組成網軍發動資訊戰;56個國家在Faeebook發動資訊戰,作為全球最重要的資訊戰平台。

    胡元輝以俄羅斯資訊戰為例指出,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naya sluzhba bezopasnosti Rossiyskoy Federatsii,簡稱FSB)目前聯合75所教育與研究機構進行資訊戰工作,俄羅斯針對資訊戰提出4Ds的作戰策略,分別是不理批評(Dismiss)、扭曲事實(Distort)、重組議題轉移(Distract)、讓閱聽眾驚慌(Dismay)。另外,他接著提到,一位名叫Nash的俄羅斯人在聖彼得堡一棟房子內集合數百位年輕人組成網軍,每天花12小時使用3種攻擊手法來發動資訊戰,包括假冒為可信賴團體的負責人、假冒為可信賴的新聞來源和假冒可信賴的個人等,這些網軍分別鎖定不同的資訊圈,來發布相關假資訊。

    除此之外,胡元輝提到,俄羅斯政府透過一家名為Russian Today(簡稱RT TV)的新聞媒體機構和相關組織向全球發動宣傳戰,法國政府對此特別訂定法律規定「在選舉期間發現,境外媒體刻意散播其他國家對法國不實的訊息,就會立即下架。」不僅如此,紐約時報曾追蹤調查發現,一家俄羅斯組織IRA(Internet Research Agency)是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俄羅斯發動資訊戰的主力,在選舉期間大部分假新聞都是來自IRA,另外歐洲小國「馬其頓(2019年改稱為北馬其頓)」也是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傳遞大量假新聞影響選舉,但多數人主要是經濟問題投入。

    俄羅斯網軍不僅在美國發動資訊戰,胡元輝舉例,俄羅斯網軍利用德國敘利亞難民爭議,藉著當時「13歲俄裔女孩逃家說謊」事件刻意變造成「13歲俄裔女孩遭3名阿拉伯裔難民強暴」報導,故意煽動德國極右派團體攻擊總理梅克爾,以及一名芬蘭女記者因揭露俄羅斯網軍資訊戰的內容,遭俄羅斯網軍製造假訊息抹黑、攻擊網站和騷擾。

隱藏的網軍 官方利用達政治目的

   這些網軍刻意隱藏身份進行協同性資訊操弄,他們利用社群平台帳號、專頁或社團來影響事件發展。胡元輝表示,這些假帳號早在2009年已經存在Facebook中,但反送中事件才被大家發現,這些帳號特徵是粉絲頁的粉絲數與追蹤人數完全相同,或是沒發過一篇文章等。另外,Facebook和Twitter都發現,有些被刪除帳號來自中國未被防火牆封鎖的IP,這些IP能直接隨時在社群媒體上面操作,明顯是帶有特殊目的執行資訊戰的中國網軍,以及根據Twitter發布調查結果顯示,這些帳號操作在2017年就開始執行協同性資訊操弄,例如郭文貴事件、銅鑼灣事件等,這些帳號都在不同時間中發布相同資訊。

    胡元輝也根據Facebook今年初至10月3日這段期間發布的18篇新聞稿指出,調查22個國家中俄羅斯、伊朗、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經常利用網軍來攻擊其他國家;中國、菲律賓、羅馬尼亞、摩爾多瓦政府則是利用網軍在國內發動資訊戰;印尼、西班牙、伊拉克則是有國內不同政治力量發動資訊戰,但他強調,網軍發動資訊戰不一定都是為了政治目的,印度、馬其頓、科索沃、烏克蘭會利用公關公司創造假帳號,來達到其商業目的。

    然而,這些網軍在社群平台發動資訊戰,社群平台也開始提出相關解決措施,胡元輝說明,目前Facebook與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合作主要是查證不實訊息,但針對協同性欺騙行為需要與政府情資單位和資安社群合作,才能分辨哪些帳號已經被認定是網軍,或是查證數位足跡來看這些帳號過去是否曾發動過協同性欺騙行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