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紗布、縫線也重消 省了誰的荷包?

一次性耗材重新消毒使用是醫界不能說的秘密,醫院都說「這是為了患者的荷包著想」,高價自費醫材重複使用,也許還能說得過去,但如果連低價的紗布、縫線皆被爆料重消使用,實在難以說服大眾是為減輕患者負擔,而非為了「營利」節省成本。

談到台灣的醫療水準,各國都是豎起大拇指,曾幾何時,台灣醫療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被麻醉的患者,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使用不斷重消的醫材,明明花了一樣的錢,卻只能憑運氣,期待自己不是用到重消到最後一次的病人。

醫界常將不合理的行為,歸咎於「健保核刪」或是「幫病患省錢」,但先前才發生達文西A健保黑幕,健保署白紙黑字規定大部分達文西手術「不得作為腹腔鏡申報」,仍有醫院向患者收費並同時向健保署申請給付的醜聞,醫院到底是為己?還是為民?

高價自費醫材重複使用,醫院出發點也許真是為了窮人設想,但紗布、縫線等非高價醫材也重複使用,則明顯是為自身「開源節流」;該丟的縫線、紗布繼續利用,既省了成本,更創造營收,卻完全無視病患感染的風險。

醫院自律是政府管理醫界的最高指導原則,衛福部深信醫界會按照規矩行事,但當醫界一旦犯錯,卻往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醫材重消早在十多年前就曾發生過,當時訂出規範,讓潛規則持續至今;衛福部難道要等到出人命,才得將規則寫清楚嗎?

衛福部面對醫材重消事件,第一時間表明要嚴懲,下午又改口要訂出指引,面對事件不先徹查清楚,而是輕率地馬上選擇保護醫界,最該被保護的「患者」在政府心中,到底是被放在第幾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