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交通違規實名制好嗎】梁化鵬:為了錢檢舉他人是偏差行為

交通檢舉是沒有獎金的,蘋果日報還這樣沒有審核誤導民眾
散撥假新聞

【檢舉交通違規實名制好嗎】梁化鵬:為了錢檢舉他人是偏差行為

梁化鵬/半導體測試業課長、中正大學企管系博士生

2019年1月1日起多項新制上路,其中交通違規由原本匿名檢舉改變為實名制,警察單位將不受理民眾匿名舉發,檢舉人於舉發他人違規事項時必須附上檢舉人之姓名、電話、身分證號,以便於日後查證。

在原本的法規設計下,允許檢舉人匿名舉發交通違規,此舉除了保障檢舉人安全,在確保檢舉人安全的情況下鼓勵舉報,不但可以在社會中形成一股自我約束的力量,也可以作為警力不足下的補充性作為。以社會觀點來看,是維持社會秩序的良性設計。

但是隨著科技的進步,行車紀錄器與手機攝像功能普及的情況下,採證的成本大幅降低了,不管是誰只要手上有智慧型手機,隨時都能成為交通違規的檢舉人,再加上各縣市警察單位為了方便民眾檢舉違規,紛紛架設方便檢舉的網路平台,造成近年檢舉案件大增。以2017年為例,民眾檢舉交通違規件數比起前1年足足多了47萬多件,增加幅度34.5%,短時間增加如此大量的檢舉案件,耗用在違規事項查證的警力遠遠超過因為民眾踴躍檢舉省下來巡查警力,尤其當遇到匿名檢舉時的爭議案件時,更令警方頭痛困擾。

會造成交通違規檢舉案件大增,除了科技進步外,交通違規認定容易也是原因之一。一般民眾只要通過交通監理單位的駕駛執照考試,就具備一定的交通法規常識,因此在路上遇到違規事項時,通常都能作簡單的符合性常識評論。在科技進步與法規易懂的基礎下,民眾檢舉的成本變得微不足道,相較之下檢舉獎金的實質利潤就變得豐厚了,只要檢舉件數夠多,甚至能使得檢舉成為一項固定收入的專門職業,於是有了檢舉達人的誕生。

當法規設計社會自我約制的精神融入了經濟性誘因後,造成原本想要依靠社會自我約束的設計變調了。如果檢舉人以經濟需求作為檢舉的動機,以正義為名行獲利之實時,其舉報的角度就不免偏差,因此爭議事件越來越多。

此時修正的方向有二,實名檢舉或是取消獎金制度。交通違規檢舉實施實名制度,不同於民事與刑事的案件,交通違規多半屬於常識性判斷,檢舉人因為具備一定的交通規則常識,所以在檢舉當下同時加入主觀審判者的角色,為了避免浮濫與有失公允,具名檢舉是必要的。在獎金制度方面,獎金制度設計精神在於使民眾願意參與公共事務。當社會高度發展,公民法治觀念成熟後可考慮廢除,一個理想的法治觀念實施不該受經濟誘因引導。

科技的進步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法規因應時代進步而適當調整是必要的,但是別忘了,處罰的目的絕不是為了經濟目的,處罰的目的是在教育人民,導正偏差的行為。